主页 > 随笔 > 教育随笔 > >家有小小叛逆女

家有小小叛逆女

2015-03-17 14:26  作者:垄上月色   教育随笔

     女儿性格倔强叛逆,作为父亲,他打也打过、骂也骂过,却收效甚微。面对孩子的教育问题,他感到无奈、无力———    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是个有福气的人:家有两个“小棉袄”,生意经营得不错,老婆贤惠能干,到老了想不享福都难。
    是啊,两个女儿冰聪明,一个比一个漂亮。可是别人看到的只是外表。俗话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们家也不例外。大女儿还好,性格内向腼腆,也比较听话;小女儿却倔强叛逆,一提起来她我就头大。
    小时候一直把她放在老家,到了上学年龄,把她接到我们身边生活以后,家里鸡飞狗跳,桩桩让人恼火的事情,导火索都是她。
        我出生在漯河效区的一个小村庄,父母都是勤劳朴实的农民。高中毕业后我去深圳打拼了十年,积累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并认识了老婆阿琳。
    结婚两年后,我们的大女儿落地。为了工作,我们把她送回老家,由我母亲抚养。我们又在深圳待了三年,阿琳意外怀孕。一开始我们并没有打算要这个孩子,但是医生说胎位不太好,如果失去这个孩子,阿琳可能再也无法怀孕,没有办法,我们回到家乡漯河。
    这个时候,大女儿阿明已经三岁,考虑到孩子的教育问题,我们没有再去打工,而是利用这些年攒下的积蓄,开了一家店铺做生意。
    一年后小女儿安安出生,那时我们的店刚刚起步,我和阿琳忙得不可开交,阿琳直到临去医院生产时才请了助理帮忙看店。她生下安安后落下了腰疼病,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安安出生后没多久就被我们送回老家,由我母亲帮忙照顾。
    我家里弟兄两个。安安刚刚学会走路的时候,我弟弟的双胞胎儿子出生,弟弟和弟媳都上班,照看孩子的任务就交给了我母亲。家里四个孩子,生活有多紧张多忙碌可想而知。安安的到来从一开始就是个意外,无论是她的爷爷奶奶,还是我和阿琳,都没有对她的到来表现出多大欣喜;我父母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两个双胞胎孙子身上。
    那个时候,我们每次回老家看孩子,家里的场景总是人仰马翻。我们心疼母亲,但也没有别的办法,总是匆匆见孩子一面,一起吃顿饭,放下东西就走。在这种情况下,阿明和安安渐渐长大,到了上学的年龄。
    阿明因为是四个孩子中的姐姐,从小就表现得乖巧懂事,喜欢安静;安安则截然不同,据我母亲说,安安从小就很自立,四个孩子当中她学自己穿衣服、学走路最早,哭的次数最少,而且早上忙碌的时候,她比阿明还强,能帮弟弟穿好衣服。
    随着年龄渐长,她的个性也渐渐凸显,家里的四个孩子数她最调皮,爬树、偷偷溜到河边捉鱼、和男孩子打架……什么都干。我们每次回老家,都见到她领着一群年龄相仿的孩子爬高上低、打打杀杀,半个村子的孩子几乎都归她领导。
    安安很倔强,家里其他孩子做了错事,我母亲批评一下,他们都不敢吭声,安安则不一样,只要她认准了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爷爷奶奶对她这种性格,哄也哄过,骂也骂过,打也打过,但终归是无能为力。
    到她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的生意步入正轨。母亲年纪大了,对照看四个孩子渐渐有心无力,特别是调皮的安安,她直呼“头疼,管不了”,让我们把孩子带回城里教育。
    我和阿琳一商量,把阿明和安安都带到了漯河。
        安安不太想回到我们身边,走的时候眼泪汪汪的,我们对她的抵触也没太在意,想着日子久了就好,她会慢慢接受我们的。
    听母亲说阿明温顺,安安顽劣,我们就让听话的阿明走读,待在我们身边,让安安和我弟弟的孩子一起在一家寄宿学校就读,周末回家一次。这时,安安倔强的性格显露出来。
    在学校她成绩很好,但老师说她性格火暴,爱打架。据老师反映,不仅仅他们班的61个孩子,安安把人家打了个遍;隔壁班的学生也被她挨个收拾了一遍,她在那个学校那个年级是出了名的厉害人物,大家背地里都叫她“暴力女”。老师对她这种性格深感担忧,让我们和她好好沟通一下。
    可是回到家里,我们问她为什么要和人家打架,她要么咬着嘴唇不理我们,要么眼一横,神气地说:“谁让他们先惹我?”然后,无论我和阿琳怎么问,她都不再多说一个字。
    家长们找老师告状,老师把我们叫去谈话,让我们不要只顾着挣钱,也要好好教育孩子。我们一次又一次在老师面前说好话,灰头 土脸的,心情自然恶劣,回到家里对她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一顿训斥,可是收效甚微,安安从来都是倔强地看着我们,一点悔意都没有。
    安安的性格老师头疼,我们自己也头疼。
    一次两次,我们慢慢地对她的顽劣习以为常,老师叫我们去一次,回来她就挨一次揍。
    终于,当她又一次把本年级一个男孩子揍得鼻青脸肿、鬼哭狼嚎,孩子家长生气地来找我们的时候,我忍无可忍,问她为什么要打人家,她说只因为“看他不顺眼”。我气得不得了,又一次揍了她,她一声都没有哭,说:“你要是生气只管揍,反正我不怕疼,下次他惹我我还是要打他……”后来我才知道安安和别人发生矛盾的原因,是因为那些孩子叫她土老帽,说住校的孩子不是农村来的就是爸爸妈妈不喜欢的孩子,还因为她蹩脚的普通话嘲笑她。
    我气结又内疚。这时候我和阿琳都意识到安安的教育问题再不容忽视,没和她商量,我就给她转了学,让她进了我们家附近的一所小学就读,和阿明一所学校。
        本想离家近,晚上她放学后有时间和她沟通,好好教育她,可是没想到,我们的这一做法反而使安安提前进入了逆反期。
    首先是她的学习。原来在那所寄宿制小学的时候,我们顾不上管她,安安的成绩反而很好,可是转到这所小学后,她的成绩总是在中下游徘徊。
    阿明每天放学回家先写作业,安安则先看电视或者先玩。我们说了好几次,她我行我素。有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已是21点40分了,阿明已经写完作业睡觉了,安安还在客厅 里一个人津津有味地看电视,面前摊着她的两张空白的数学卷子。我问她卷子打算什么时候做,她一脸无所谓地说:“看完电视再说。”我说电视演到12点,怎么办?她仍然一脸无所谓地说:“那就12点再开始做。”我怒不可遏,上去抢过遥控器把电视关了。没想到她丝毫不害怕,宁可枯坐着,也不动手做作业。我生气地坐在她面前,看她到底要怎么样。那天晚上,她硬挺到平时那部热播连续剧播完的时间才开始做卷子,卷子做完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1点。
        对于这个倔强的女儿,我深感无力。我问她为什么不先写作业再看电视,她说因为没兴趣写作业,她不喜欢现在的这个老师,没有以前的老师对她好。
    在同一所学校,阿明比她高两个年级,但有什么事总是安安替阿明出头。记得那次学校让交订作业的费用,头天晚上我给了她和阿明各自50元钱,结果阿明不小心把钱弄丢了,安安就说自己的钱找不到了,阿琳又给了她50元。安安把这50元钱给了阿明,没想到上学路上阿明又把钱弄丢了。最后安安自己没交钱,让阿明把钱交了。因为害怕挨打,这事儿她回家也没敢对我们说,直到她班主任把电话打到家里,我们才知道她没交钱。我们以为她把钱给花了,无论怎么盘问,她就两个字:“丢了。”我们不相信,我把她拎到窗口吓唬她,说不说实话把她丢下去,她不为所动、眉头都不曾皱一下。阿琳很生气,假装说给她老师打了电话,第二天让她在全班同学面前说明原因,她这才“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后来我们才知道,钱是阿明弄丢的,安安硬是揽到了自己身上。
    知道这一切后,我和阿琳心里五味陈杂,但又拉不下脸向安安道歉,她也始终一声不吭。从那之后,她更不愿意和我们说话,一直用沉默抗拒着我们的粗暴。
        安安闷声不响地和我们对着干,为此,她没少挨打挨骂,但她丝毫没有改变。
    那次,因为一件小事,娘俩发生矛盾,安安寸步不让,只用一双大眼睛恶狠狠地瞪着阿琳,阿琳生气地把她的衣服用品收拾一下,装进了小皮箱,说她既然不听话,就别在这个家里待了,愿意去哪里就去那里好了。本意只是吓唬她一下,没想到她一把拖过皮箱,头也不回出了家门,我赶紧跟出去,把她拦下。
    现在安安已经上小学五年级,越来越特立独行,也越来越叛逆,平时和我们的主动交流几乎是零。
    看到安安现在的样子,我和阿琳很痛心,多少次我和阿琳下定决心不再打她,和她好好谈心讲道理,却总是做不到。
    前不久,她成绩又一次下滑,我决定跟她谈谈心,告诉说她考不上重点中学,将来就进不了重点大学,没知识没文化,不上大学会怎么样怎么样,她一脸不耐烦:“考不上就考不上呗,大不了我去打工,你看我现在的身高,不也可以当童工了吗?”我气得血压一下子飙升。阿琳也越来越觉得这个小女儿难以驾驭,不知道她每天心里想些什么,下一步又会突然做些什么。
    现在她这个样子,我和阿琳负有很大的责任:如果我们不是工作忙,从小就把她带在身边照看;假如我一开始对她的错误不是打骂,而是多花一点时间和耐心;假如我做有关她的决定之前,能够听一下她的想法……她肯定不会是现在这副样子。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吾家有女初长成,在别人家是欣喜,在我们家却是折磨———安安越长越叛逆,她就像一株浑身是刺的野玫瑰,我越来越不知道该去如何修剪……
家有小小叛逆女
http://www.suibiyiji.com/jiaoyu/17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