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校园生活 > >写作伴我

写作伴我

2015-03-19 12:09  作者:青风   校园生活

  我是一个自卑的人,曾经是,现在也是。于是中学时期立志当一名作家的理想,我是难以向他人启齿的。我害怕别人说我幼稚、不切实际、胡思乱想,那样的话,我可能没有勇气坚持当初一心许下的诺言,更不会坐在此处写下这些文字。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虽然幸运星是可怜的自卑,误打误撞中让那个理想一直陪伴我至今,而我也不离不弃。

  在未读大学之前,我是不敢把写东西和写作联系在一起的。在我看来,我一笔一笔写出的文章,不能叫文章,而写字的过程,也不能称写作。写作是一件神圣而高尚的事。它的对象,只能是李白苏轼鲁迅等等大文豪、大文学家,一般的凡夫俗子偶尔写写,是不能叫写作的,至多称为写东西。那时的我,对写作保持着一种虔诚得近乎朝拜的情感。它就是高大威严的神龛,我五体投地地伏在地上,头深深地埋进土里,灵魂才不至颤抖。我不敢抬起头,不敢深呼吸,一动不动地伏在那里。此时,内心的自卑又开始肆虐神经,不停地传达一个思想:你是不可能成为作家的。或许是知道自己不可能成为作家吧,我便把这件事抛之脑后。没有了理想的束缚,没有僵硬死板的目标,没有和他人的竞争,我的写作过程完全融入自己的生活,完全因为自己,因为生活,甚至因为写作而写作。

  如今回想,所幸那时一味的单纯,只想把这件事一直坚持下去,并未考虑到此中的种种磨难打击,更未想到如今的我已离不开写作。他人偶尔问起理想,我愣了一下,便敷衍道,看看书,写点东西,那人并不表现出惊讶的样子,此事就此揭过,不再提起。一路走来,走走停停,未遇见大风大浪,却感到格外满足与充实。正是这种满足与充实,让我很想一直这样走下去,一直走下去,而不去管前途是否光明。因为自卑和虔诚,我疯狂地读书,疯狂地写。时间就在读写中,飞速流逝,连我自己也没感觉到。等我自己发觉已经写了三四年的时候,才如梦中人猛然惊醒,并睁大瞳孔,看着一路走来的收获,不知不觉已经积累了这么多,超出我的想象。没想到那时的努力,成就了现在的我,想来或许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吧。

  我以为我会一直对写作保持虔诚之心的,自己也会一直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地写下去的,为了自己为了写作。没想到改变竟是这样快,令我措手不及,却又不得不适应。改变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坚持和虔诚像歌曲《洋葱》里的洋葱,被残酷的现实和不思进取的自己的因素“一层一层地剥开我的心”。等到我赫然回首时,才发现自己丢失了许多许多。

  初入大学,我如愿进入中文系。偶然的一次,我写的一篇文章被老师称赞,顿时内心激动不已,涕泪纵横,手足无措。毕竟这是我写东西以来得到的第一次赞扬——一个大学中文系老师对我的赞扬。对于写作者来说,文章就像他的孩子,一旦被别人夸赞,哪怕那人是一个十恶不赦血海深仇的坏蛋,心里也是感激他的。我终于知道自己的坚持得到了肯定,就像一个蒙受不白之冤之人,终于等到了平反昭柳暗花明的一天。但是我并没有汲取当初被小人奸臣算计迫害的道理,一如既往的我行我素中,又多了骄傲的成分。这种骄傲,终究是无土之木、无源之水,时间一久,便会枯死干涸。我还没有意识到“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道理。以为自己的文章足够优秀,便沾沾自喜起来,书也不看了,文章也少写了。面对大把大把空白的时间,我不知疲惫地用在了看电影追剧聊天上面,想来是如此的浪费啊!当时的我,浑然不知自己的情况如同驶向悬崖的列车,万分紧急,倘若不及时刹车,就会坠入深渊,尸骨无存。我太自傲了!可怜,可悲!

  对写作的虔诚同样消失殆尽。原因是老师上课的时候,常常把“写作”“作家”等等专业词汇挂在嘴边。最初我觉得难以置信不可思议。我对写作的恭谨,立刻如云端跌落地狱,再无敬畏之心了。原来,我们这些中文系的学生,也可以把写东西成为写作,自己本身也是半个作家。原来,“写作”和“作家”的称号并不只属于那些大作家大文学家,我们这些稍稍舞文弄墨之人也可以如此称呼。没有对写作的信仰,自然也没有当初的兢兢业业。一篇文章,不打腹稿,不写提纲,不分时间地点场合,胡乱地写下去,草草写完之后,也不检查,也不修改。那时自命不凡,认为自己所写文章都是惜字如金,不用改动一词一字。事实上,当我重读昨日写下的文章,我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凌乱的语法、铺天盖地的错别字和牛头不对马嘴的逻辑中揣测文章的内容。我为自己的文章感到羞愧,为自己的自傲感到耻辱。然而,当时并没想到改变。

  后来,在学校的征文比赛中,我以为自己的文章可以入选。谁知,文章在第一轮便惨遭淘汰。我永远记得那一刻,我对室友吹嘘夸耀自己的文章准可以获奖,即便是站在公告栏前,我也这样说,好像非得这样说才能获奖似的。当我满头大汗地从获奖名单上一遍遍找我的文章和名字时,我以为自己眼花了。等到我找了五六遍的时候,我终于意识到一个晴天霹雳又在意料之中的事实:文章淘汰了!我久久地伫立在公示栏前,听着其他同学欢呼雀跃的声音,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那些获奖名单上的文字格外刺眼,令我眩晕。我忍受不了失败的打击,于是蛮横地推开人群,疯狂地跑开。

  就是从那时起吧,我反思了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不觉喟叹唏嘘。大好的光阴,被我无情地浪费。大量的书籍,却搁置于墙角,覆盖上厚厚的灰尘。翻开寥寥无几屈指可数的文章,发现无一不是逻辑混乱废话连篇,假大空,无病呻吟,不切实际。自傲的性格,使我与老师、同学的关系渐渐疏远。我背驰而写作,在一条邪路上走了很远很远,倘若再不回头,一生很有可能就此毁掉。若不是那次落榜,我许下的诺言被室友讥诮嘲笑,我的自命不凡遭到了应有的惩罚,我可能还不会幡然醒悟。

  我说过,我是一个自卑的人,现在是,曾经也是。只不过,现在的自卑有了依托,就像雕像有了灵魂。我明白它同时来自于缺点和优点。缺点是学识短浅的自己,优点为才华横溢的他人,作为榜样以此激励自己。这种自卑亦不是单纯的自卑,而是带有目的性带有动力和激情的自卑。饶了一个大弯,我回到原点,忽然明白了一些事。在对写作有了一个误解之后,我正视了自己的理想。它并非是空口无凭无心之意的诺言,而是逐渐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已经融于血肉之躯,不可分离。写作本身仍然是一件神圣高尚之事,不会因为我的曲解而改变。当我明白了自己将来该走的路时,我如迷雾中跋涉多年,终于豁然开朗了。

  写作这条路,我会一直走下去,不管将来是否有所成就。至少现在,我满足于写作带给我的快乐和幸福,这就足够了。
写作伴我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daxueshenghuo/18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