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校园生活 > >九月,围城里困倦如烟

九月,围城里困倦如烟

2015-12-14 17:04  作者:一梦落微   校园生活

  九月,凉凉的秋在末尾落满荒寞的大地。喜欢这样的天气,一场秋雨一场凉。跟同学打趣,说这样的阴雨天,最适合窝在宿舍里看书或者睡觉。这奢侈的日子过得让人心慌,终归自己是个消费者,没有资格谈享受。
 
  大二的开始,丝毫没有任何感觉。千篇一律的调子,从不同的叶面上吹出。刻意跟许多人保持了距离,不再打扰他人的生活,圈里圈外,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惨淡的电话号码,落满尘埃,呼叫转移,只是一转身,却隔了几万个光年的空间。“没事,请勿打扰!”成人的规则,我只能适应。
 
  生活固步自封,画个圆圈,蜡笔涂抹周围的篱笆,单车的梦,在你转身的瞬间破碎。然后跟以前的日子一样,一个人坐在明远湖边的走廊石凳上,望着单薄的湖水,蠢蠢欲动的喷泉,丢失的年华,薄膜状的心情,合成空气中你来我往的水汽。
 
  壁纸换成很早的那张,一滴欲坠的水。淡雅的色调,你曾经说过这是最美的姿态,然后淌成记忆里一点翠微。
 
  一遍遍的听《写给海洋》,耳麦里钻出一阵阵海鸥的声音,仿佛闻见大海的味道。我说过面朝大海,把最后的怀念在这里埋葬。
 
  写不出生活的轮廓,诗情和道情的转折只是一个“觉”字,稿纸上,涂鸦的性质远胜于遣词造句。其实,已经什么也写不出来了,弄不清楚自己想要表达什么,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还在自欺欺人,把梦想当做最后的挡箭牌。
 
  大二,荒诞的离奇。偏离了自己原来的生活轨道,华灯初上的夜晚,一辆辆的车在眼眸中行驶。光怪陆离的霓虹光芒,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将近20年,却是头一次近距离亲近它的夜景。一连好几个晚上,都在最东边的那条路徘徊,外面的楼越来越高了,从四月到现在,卖力的靠近天空。有时候,靠在网球场的围栏上,望着寂寞的黑夜,脑子里却不知道该让怎样的回忆停留。这种情境,我应该配上怎样一种心情。
 
  深呼吸,星星一颗一颗的闪烁,青石板上,洒落的银锭。
 
  么么说:一个人久了,就会生病。
 
  回头看看西边宿舍楼明亮的灯光,一阵寒战。热闹烙尽,剩下的荒凉能否承担的起?
 
  这片黑夜,无声无息,流泪,就不会有人看见。去年玩的游戏,历历在目,迷路了,你会不会来寻找?把手机调到震动,然后稀里糊涂乱打一通电话,给他们说我很好,不用担心。没头脑的冲电话另一端嘻嘻哈哈的笑,开无聊的玩笑。挂掉电话后,蹲下抱着膝盖,默默的流泪。一直伪装,围城里的风云变幻自己品味。
 
  忙碌的日子逼近每一根紧绷的神经,顾不得照顾自己的身体,我看着吊瓶里的液体一点点的注入我的身体,融进本来就很稀薄的血液中。
 
  妈妈说:你什么时候才会照顾自己?
 
  压着手上的白色胶带,对这个问题保持沉默。我只是太累,想闭上眼睛,好好休息。远处的火车铁轨旁亮起一排排黄色的灯,绚烂的如同飞翔的烟花。
 
  玉米拔节、抽穗、扬花……长出一个个玉米棒子,鼓囊囊的,像怀胎的孕妇。生命繁衍不息,让这个冷酷的世界充满生机。
 
  做一个温暖的孩子,懂得感恩。身旁的人一个个的离开,始终怀着一颗平淡的心来看人生的聚散离合。收起多余的矫情,现实生活,流露太多的感情,只会让自己伤痕累累。
 
  一年的温情与世故,还没能反应过来。晚上,看书到凌晨三点多。孤灯,微弱的光,洒在泛黄的书页上,少平那句:失眠时文化人典型的毛病。想的太多了,心思缜密到一触即发的地步,每一刻都仿佛行走在地雷区一样,小心翼翼不让自己触及导火索。
 
  很久没有联系的学长打来电话,一脸的疑问。后来才想起来那天使我们认识满一年的日子。9月19号,军训结束,凯子和他带我和娟走了一遍学校。那一天,我第一次才有了大学的意识,才知道梦想夭折是一件很痛的事情。
 
  一夜间,自己似乎长大了不少……生活教育人:不管适应不适应,都得接受眼前的一切。
 
  还是这年的九月,我的日子过得接近麻木,不谈论什么远方不远,不幻想什么天涯海角,不做出格的事情,不再有离奇的想法。安安分分的,好好活着。大二,懂得实际,懂得顾及他人的感受,知道责任是怎么一回事,生命要背负如何的重担。
 
  认识一个人,仅在留言板上说过只言片语。
 
  问:现实会一直进攻你的梦,直到破碎!你真的过的好吗?
 
  答:不知道,过糊涂了。跟所有人一样,小学、中学、大学……最后考研、工作、成家、死亡……这是最常见的路,每个人都会在这司空见惯中获得想要的幸福!我也不例外……过的好不好只是相对而言,自己清楚,就行了!别人永远是旁观者……
 
  星泪说:最后的短剧,十分悲惨!
 
  一梦回复:我们只能笑着承受……
 
  展开分组,关闭分组。灰色的图像,你的样子慢慢模糊。晃动的对话框,长时间空白,我看着左上角分明显示“正在输入……”
 
  好了,我不再勉强你。
 
  于是决定,过隐身的日子。拒绝每一个加我的人,清理了好友,删掉一部分,保留一部分。人情冷暖,靠着这个金属物体维持,比起堂吉诃德,我们更可笑。
 
  文字间的温度保持在45度,这个角度,诞生了一打童话。45度的姿势,仰望天空……
 
  围城里,浮华如梦,刻薄的人群在一旁冷嘲热讽。人与人之间应该保持多长的距离,才不至于伤害彼此?托尔斯泰说“爱人如己”,那么,我爱你,为了你,我甘愿付出生命的代价,你能做到吗?生命,不能轻易承诺。
 
  博爱,现在生活中,只是虚假的谎言。个体的独立性,孕育信任危机,精神家园里,我和你只是暂时的盟友。然而,我还是相信,爱是唯一的永恒。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紫罗兰开的日子,白鸽舒展着翅膀小憩在瓦蓝瓦蓝的天空。一个浪荡词人,红尘场里,嘲弄着士大夫的虚伪。何不痛快醉一场,烟雾缭绕的麝香,珠帘背后,你侬我侬。我有的我的精彩,与他人何干。城里的烟云,城里的故事,我始终不懂。
 
  梧桐寂寞,深院锁清秋。彷徨年华,你在帝王的位置上做着词人的梦。天阶夜色,宫阙庭阁,歌舞摇曳的大殿中央,高坐的是你迷离的眼眸。终归,坚固的围城被攻破,你天真的求和,以为这样就能保住祖先的基业。然而,战火纷飞的年代,“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简单的道理,你用来写词的心,始终悟不透。王,左眼流下卑微的眼泪。
 
  围城的门口,一丛一丛的野草疯长,护城河发出刺鼻的味道……明月照着,不谙离别苦。寂寞的年代,有谁能陪伴?青灯下,木鱼嘶哑的声音,警醒着迷茫的人们。
 
  自己走自己的路,自己做自己的事,自己过自己的生活。在滚滚红尘中保持一颗独处的心,这就够了。
 
  九月,围城里困倦如烟。年岁的增长,加砝码让天平平衡。写着谁也不懂的文字,背后的忧伤不要人懂。
 
  阿睿说:不要轻信眼睛,但也不要依赖心。眼睛会骗你一时,心却会骗你一辈子。
 
  那么,当心关上了大门,我们该用什么来打量这个世界?
 
  围城里的烟云,始终想不明白。六根:舌眼耳鼻身意。哪一样,我能够信任?这个九月,过的如此缓慢。
 
  九月,品着……越来越高的天空的上会有我想要的答案吗?忙碌让人困倦,然后在围城里小憩,做烟雨江南的梦……

九月,围城里困倦如烟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daxueshenghuo/64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