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校园生活 > >宋词一般的女子

宋词一般的女子

2014-12-09 20:18  作者:米兰的小木匠   校园生活

冯远遥还记得初见白小吟的情景,那时他们刚入校,学校组织舞会,在洋溢着菜味的食堂里有人教学跳舞。老师,自然是那些早他们一年来的学长们。所有的女生全都跃跃欲试,只有白小吟,坐在角落里看着大家笑。
 
其实白小吟是那种很朴素的女生,不是多扎眼,但那份稳妥却一直有。冯远遥那时对一个北京女孩子感兴趣,于他而言,北京女孩于燕明亮大方热情,况且报道的第一天就很热情地给了他好多北京特产吃。
 
冯远遥上高中时曾经是排球队长,高高帅帅的,小麦色的皮肤,加上一口漂亮的牙齿,他从16岁就收到过女孩子的情书,喜欢他的多是于燕这种女生,大气大方,从来不会害羞。但冯远遥喜欢的女生不是这种类型,他喜欢古典一些的女生,确切的说,如宋词一样的女生最让他心仪。白小吟无疑属于这一类。
 
虽然常常和于燕跳舞,虽然几乎公认他们是一对,可冯远遥知道,不是这个样子的。他喜欢的,是那个皮肤有点苍白、穿着布衣黑裙的女生,齐耳短发,不善言谈,见了男生会羞涩的一笑,他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和她说。
 
寒假时,他想送白小吟去车站,他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他还买了本宋词书,认为她会喜欢。那天,他本来要去找她,但于燕来了,拉着他去听周华健的演唱会,他回来时,女生宿舍已经锁门,第二天再去,他发现白小吟已经走了。寒假期间,他从别的同学那里得到白小吟的电话号码,然后在除夕夜为她发了条短信,冯远遥觉得,无论如何,她都要回个短信,哪怕短短的四个字“新年快乐”,但到开学也没有等到。
 
他觉得很伤自尊,这个期间,于燕跑到他家乡来了,这让他非常感动,在家后面的树林里,他吻了于燕。那是他的初吻,他觉得很委屈,因为他想吻的人是白小吟,不是于燕,但一切就这样发生了,于燕成了他的女友,在开学之后光明正大的吊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想问问白小吟收到祝福没有,却又怕自讨没趣,于是选择沉默。和于燕成双入对,有时路上遇见白小吟,她会笑着看着他,还是那样羞涩的笑,让他心动,他会别过脸去,心跳好久。
 
大三的天,班里组织春游。于燕自然又是活跃分子,想到的都是浪漫的事,从海边歌舞到篝火晚会,冯远遥细心地观察,倒是白小吟,耐心地准备着东西,因为他是班长,要想的周全,帮他的人,只有她。
 
从创可贴到药品,从晕车药到红药水,事无巨细,她一一想到,列好单子让他看,再一件一件去买。冯远遥很是感动,他说“谢谢”的时候,她会脸红。他喜欢会脸红的女孩子。
 
出去的那五天,她一直是他最好的助手,在别人疯狂折腾的时候,她捧着一本书,静静的看着,他去看她的书,那也是他喜欢的一本书。他们单独相处的时候,在那五天中是最多的。但彼此说的话并不多,冯远遥一说话,白小吟脸就红了,冯远遥就再也不好意思说下去,他偷偷地看她,她低着头,摆弄着手里的的东西,茫然不知所措,那个时候的她,真是让人怜爱啊!
 
那次之后,冯远遥就把从前买的那本宋词书送给了她,她脸红着问,为什么送我这个啊?冯远遥很想说,因为你像宋词啊!可是他却说,谢谢你春游时一直帮我。是的,如果没有她,一切会多乱啊,于燕只顾疯玩,和男生蹦极打升级拱猪,贴的满脸的纸条。饿了的时候就嚷着,白小吟,白小吟,快给我拿面包来!她的背包,一直是冯远遥和白小吟给她背着,她买好多旅游纪念品和衣服,乱七八糟杂乱无章,白小吟只买了一只水晶兔子。那时冯远遥就想和于燕说分手,可他说不出口,他想告诉于燕一开始就错了,他爱的并不是她,可是事到如今,他只有错下去。
 
一年之后他们毕业,倒是于燕提出了分手,这让冯远遥如释重负。于燕回了北京,据说一个大款的儿子正在追求她。于燕说,对不起。冯远遥笑笑说,没有关系,他想自己真是够戗,道貌岸然,他不爱,却为面子坚持了四年。他准备去找白小吟,告诉她,他爱的人是她。
 
这次,他找到了她。她的宿舍里,有一个男生在帮着捆行李,看得出来,白小吟和他的关系不一般,因为白小吟正用手帕为他擦汗。冯远遥有些尴尬,站在门口说,看看还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因为明天,他们就要各自天涯了。
 
第二天,天有,他们在站台上分别,一群人,乱哄哄的。他和她没有说上话,匆忙的上了火车,火车开动的刹那,白小吟突然伸出头来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他再想听,火车已经开走了,轰隆隆的声音,碾碎了他的梦。
 
他回了老家,在一个小城做老师,青山秀水,倒也符合他的心境。偶尔,他会想起白小吟来,那个如宋词一样婉约秀丽的女子,在做什么?
 
又是春节,他鼓起勇气发了短信,四个字,新年快乐。可是,他还是没有等到回信。
 
几天之后,他一个人在江边散步,他的手机响起来,是白小吟!
 
“谢谢你,冯远遥,去年春节我就把这个号码给了我弟弟,他刚才告诉我的,说有人祝我新年快乐,有了你的祝福我会很快乐,我在家乡很好,在一所中学做语文老师,听听音乐看看书喝喝茶,就是有时候会想念你们。”
 
虽然是一条很平常的短信,冯远遥在读完之后还是跳了起来,他说,我也在教书啊,白小吟吃惊地回了信息,怎么可能啊?你不是和于燕去了北京了吗?我以为你们结婚了呢。这次,冯远遥来不及发短信,他打了电话,再听到她的声音,他告诉她,他和于燕早就分手了。白小吟沉默了好长时间,突然在电话那头哭了,冯远遥的心,一下子乱了。
 
冯远遥是坐夜车赶到有她的那个小镇的,正是初春,乍暖还寒,冯远遥等不及了,他想问问她,她为什么哭?
 
正是黄昏,有炊烟升起,很美的的薄雾。怪不得她人这样美,在这样的小镇上,人难免会像宋词一样了。
 
对面走来一个男生,正是那个给白小吟捆行李的人。男生认出了他,冯远遥,叫出了他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冯远遥觉得很奇怪,那男生就笑了,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姐天天捧着你送的那本宋词读,整个人都快变成一首词了。
 
他突然笑了,原来人家是姐弟俩啊,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带我去你家吧。
 
见到白小吟的瞬间他呆了——她更清秀了,穿蓝印花布的裙子,素白的一张脸,在见到他的一瞬间,脸红成了一块红布。
 
那天,白小吟带他去了小桥流水的河边,两个人一起去看夕阳。他问她,你怎么哭了?怎么这么委屈啊?她还是哭……他看着她,对面的女子,梨花带雨,分外妖艳。他伸出手去,捉住了她的手,把她往怀里拉。她的拳头打着他的胸,一下,又一下……至此,他全部明白了她的心。
 
是的,她应该委屈,从第一次相见,她就认定了他,偷偷的喜欢他,为他织过毛衣,为他买水晶兔子,因为他是鼠兔的,但她内向自卑,她觉得他是不喜欢她的,他喜欢于燕。
 
分别的那天晚上,她在男生宿舍楼下徘徊了半夜,终于没有上去,她曾在日记中写道:别了,我的冯远遥!
 
他没有想到她那么爱他,他差点错过她,他有些嗔怪的说,你呀,哪怕给我一点点信息也好啊!
 
她问,你记得毕业分手在站台上吧,我从车厢伸出头来叫你,我说了六个字,那是这辈子最大胆的一次了。冯远遥捧起她的脸说,你说什么?她的脸更红了,小声说:冯远遥,我爱你。
 
冯远遥说,我只听到了我的名字,后三个字,被火车带跑了。
 
那天晚上,她给他看那本宋词书。他呆了,那本书已经被她快翻烂了,他和她并肩站着,手翻着那本书。他说,白小吟,我想吻你。
 
白小吟的脸在灯下红成一个灯笼,她念给他一句诗: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他的脸俯了下去……

宋词一般的女子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daxueshenghuo/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