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情感随笔 > >那时花开

那时花开

2015-03-13 12:09  作者:王艳敏   情感随笔

    那个天的花,虽绚烂,却短暂。感情不也是如此吗?它在任何时候都可以与我们相遇,却只在我们有能力把握的时候驻足。
    我人生的第一次懵懂感情是在初三那年。那时的我,应该和现在十五六岁的孩子一样,叛逆、热情,充满活力和梦想。
    那是一个稳重沉静的男孩,脸上整天挂着淡淡的笑容,干净、明朗、清秀。头发短短的,衣着整洁得体。
    这是我记忆里关于他的最深印象吧。
    他物理极好,而我却是个物理盲,什么浮力压强,什么电路图,我大都半懂不懂。除了物理,我其他科几乎门门领先,可怜我的“教师梦”,最终要葬送在这一科目上吗?那时,我们班主任想了一个办法,就是一帮一结对子,互相帮忙补对方的差科。
    就这样,我们结识了。
    也许是少女的怀春,也许是他在物理上对我的帮助,我心中越来越欢喜,越来越渴望见到他。自从心里有了这样的小秘密,再问他物理题时,我不敢抬头,心中忐忑不安,像一头小鹿在不停乱撞。我觉得脸在发烧,
    偷偷瞄他一眼,还好,他依旧平淡地讲着,没有表情,没有不安。等他讲完后,问我有没有听懂,我点点头,心在咚咚跳。
    白天,我们忙着听讲,忙着做题,忙着竞争,到了晚上回家,躺在床上,白天的一幕幕就像放电影般在大脑里上演。想起白天他的微笑,满心都是微醺的欢喜。在甜美的满足中,我沉沉睡去。即使睡着,我也渴望做梦,希望梦里出现他的影子。
    我把小心思化作文字,在日记中记下和他的点点滴滴,记下我的倾诉,记下我的思念,记下我的情感轨迹。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着,我始终没敢向他坦白,我是一个极其自尊的女孩,我怕他知道后会对我嗤之以鼻,怕这种美好的感情经不起现实的打击。不知是什么原因,我一半清醒一半沉醉,沉醉时把感情宣泄给日记,清醒时我对自己说:“不可以!”我常常对自己说:“你是学生,要以学习为重,认清你自己!不要忘记父母期望的目光,不要让父母失望。”      时间过去了半学期,又一个春天到了,老师说:“校园里的白玉兰开了,去看看吧。”你无法想象,白玉兰开得正旺盛的样子:不是一朵朵,一簇簇,而是一片片,一树树,密密的,一片耀眼的白。走近细看,每一片花白里透黄,花瓣润泽洁净,像琥珀或玉石雕成的,冰清玉洁,充满韵致。
    我沉浸在花香之中,只觉得心旌摇荡。
    过了一星期吧,那让人舍不得碰一下的花瓣在风中一点点枯萎、飘落。
    是听到了风神的召唤吗?为什么成群结队,好像商量好似的飞舞而下?那么决绝,对枝头竟没有一点留恋?我突然间开始庆幸,我和他之间什么也没发生。
    当岁月的长河裹挟着泥沙,仓促间把我冲到一段新的河岸,我渐渐走向中年。在心中的某个角落,会偶尔想起当初的美好,会想起青春花季那时花开的美丽。那个春天的花,虽绚烂,却短暂。感情不也是如此吗?它在任何时候都可以与我们相遇,却只在我们有能力把握的时候驻足。
那时花开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qinggansuibi/17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