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人生感悟 > >盛开的花已经凋零

盛开的花已经凋零

2015-01-07 13:31  作者:随笔吧   人生感悟

——我们是这样尴尬的年纪,盛开的花已然凋零,来不及惋惜,顾不上追忆,地铁总是准时的离去。
 
大学上了两年,自小学起累积的压力早已同环境的新鲜感一起,倾泻了干净。模模糊糊到了时候该想一想以后的事情,然后在思考以后之前,我们总是会先回顾一些东西。然后,曾经的我们难以置信。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每一个说我变了的人,我都想要对他说这一句话。
 
解脱了束手束脚的枷锁之后,我们或怀揣着满心的欢喜与新奇行走在各自选定的路上,急切而繁忙;或拥簇着四肢百骸弥漫的疲惫慵懒惬意得蜷缩在舒适的床榻上,眯着眼睛看着旁人没什么意义的匆忙;或急切得要在激情飞扬的娱乐中挥洒尽压抑的自由向往…
 
无论如何行走在路上,在路途最初始的地方,大概都知道可以通向何方。
 
然而两年的时光,足够最懒惰的学生了解曾经的选择,了解当下的处境,了解未来的环境。然后有些突兀的,就到了不得不思考未来的年纪,但在面对未来的压力之前,懒惰惯了的我们先推一推,再偷个懒,缅怀一下过去。
 
这一回头,才忽然发现,原来这两年光顾着往前走,无论是闷着头,还是急匆匆,哪怕是最心不在焉的,身上也不管是被动是还是主动的都挂在了新的东西,不知不觉的,就有一些跟不上脚步的,不再适合的,被遗落了。
 
只有在停下脚步,整理行囊的时候,才蓦然发觉,原来那些早已习惯了的东西其实并没有跟随着我们一起,它消失的悄无声息,了无痕迹,只留下模糊的记忆,模糊了许多回不去的东西。
 
就像是言情小说用到烂掉的梗,习惯了的东西,难以引起注意。
 
习惯了的东西,经不起失去。
 
我们失去了提供庇护的象牙塔,甚至曾经深恶痛疾的做不完的卷子都成了单纯的美好。
 
我们已经面对了一些不够成熟的心计,虽然很多时候仅仅是责任的推卸,虽然很多时候只是抢抢功劳,虽然很多时候仅仅是被当做枪使。
 
我们开始迎接洗礼,再拖延也没有意义,过渡的时期即将过去。早已经成年的我们哪怕再不愿意,时间也不会多加怜惜。
 
我们大概处于一个很尴尬的年纪,一面可以意冷心灰的说我已经看透了很多东西,单纯早已离我而去。一面又不得不苦笑着承认,这一次,到底还是我天真。
 
我们是这样尴尬的年纪,盛开的花已然凋零,来不及惋惜,顾不上追忆,地铁总是准时的离去。
 
朋友们开始多愁善感,浮躁、迷惘,弥漫得就像曾经的压抑一样。哪怕是最无忧的懒散党也忙碌了起来,开始计划再过两年要怎么办?专科的要不要转本,本科的要不要考研,看哪些书可以考到证件,哪些证书可以给以后的简历添一点金...
 
大一还算迷惘的时候,曾笑着拒绝朋友推荐的兼职,理由无非是,我们以后要打大半辈子的工,不想要让这一段最后的闲逸的时光,也要耗费在兼职工作上。那个时候的想法,大概是再懒惰不过了。
 
直到对未来有了安排有了计量,果断抛弃原计划中用以养活梦想的工作,才开始心甘情愿的苦于将这最后的闲逸充斥起来。
 
每个人的未来都是属于自己的,一个人找到了,并不能带着一群人找到。
 
朋友联络得频繁了些,可惜除却孤单与落寞,多的是缅怀与倾诉。缅怀还好,无非就是那些终将逝去的青,那些不属于自己的现在,那些没有归属的未来...哪怕心里是不认同的,也有几分理解,毕竟自己之前,也是如此。
 
而几番倾诉,却都是大同小异,并且不好开解——即迷惘于未来到底该何去何从,又愁苦于自身没什么本事,最迷茫的,竟然是除了赚多少钱外不晓得有什么理想。
 
原来在路途上,被遗落的,还有方向。
 
难道这,不是最不应该被忘记的么?
 
曾经文艺的想,人若是没有理想,必然活得如同行尸走肉一样。工作若不是喜欢的职业,哪怕有着丰厚的回报,也无法抵消其带来的煎熬。照这样来看,世界上最让人羡慕的就是欧洲的艺术家,他们的生活,他们的每时每刻,都在理想里,甚至都不用为了生计发愁!
 
曾坚信这样的想法是对的,却忽然明白,原来那么多的人,都没有理想。
 
兴许是忽然觉得自己小众了,然后因此而不安,因此而质疑,然后现在觉得,好像没有理想,只是活得迷惘一点,其他,好像没有太大影响。大家都是该忙的忙,没什么太大的不一样。
 
然后,就不知道怎么想才是对的了。
 
然后迷惘的朋友沮丧得说,我平常如果忙起来还好,一闲下来就会觉得做什么都没意思,以后都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总觉得适应了就可以了,却做不到,做不好,然后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其实我不大明白,为什么闲下来会觉得没意思,为什么有的忙还不知道以后要做什么。为什么一定要逼着自己去适应几乎不能适应的环境而不是把自己转移到可以适应、可以生活得更好的地方去。为什么不曾用心去想自己想要什么,用什么方法,走什么途径可以很好的得到。
 
而几乎与此同时另一个朋友还在和我兴致勃勃得说,要努力得用每一分钟去学习,去学习书本知识,学习为人处世,每天白天上班晚上找兼职,然后会有一个暂时还没有想到的事业,自己去打拼给自己闯出一片天,同时要在这样辛苦的生活里学习做一个精致的懂得生活的女人,然后辛苦到三十岁遇到合适的人结婚,能给自己的父母一个衣食无忧的安稳晚年...
 
然后我想说,你之前学的那些东西呢?
 
但是我说了,这就是你的中国梦么?
 
她说,是的啊!
 
就好像我们小时候说起将来要做什么的语气一样,只多了一点透彻的准备好了的坚强。
 
所以在想,之所以觉得这样的年纪很尴尬,是不是尴尬于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之后,才发现自己其实没有准备好出发,没有足够的实力争取,没有找到途径追逐?甚至,以为那是做不到的?
 
然后我不明白为什么说起理想都是一副好遥远的模样,它明明那么简单,哪怕就字面意思也只是指美好愿望或抱负或宏伟的目标或好的状态...
 
而且,它难吗?只要不贪心的话?!
 
从去年的空间状态翻到这篇感想的灵感所在,更凑巧的是在填充着这篇文章的同时,还看到了一位中年网友同样的感慨。他说他们的年龄也是尴尬的,谈爱情太老,谈死太早,和年轻人一起太幼稚和老年人谈论太小...觉得生活累了,刚想消极一下,回头一看,上有老,下有小...
 
一晃神又受到了影响,是不是我们的苦恼太稚嫩太自寻烦恼。再一定神忽然微微苦涩却想笑。
 
就像我们曾经一直在抱怨逐年递加的作业量太多,回过头一看那些年的作业其实好少。每个年纪有每个年纪的烦恼,不应该过于悲观得觉得自己不够好,哪怕千不好万不好,也总会有一些挺好。
 
尴尬的其实不是年纪而是我们成长中的跌跌撞撞,迷迷茫茫。
 
就好像我们说起凋零的花一样,很多时候指的不是那些被采摘下来的实际上只能枯萎的花,看见花瓣的凋零我们不可避免得为其悲伤,可是实际上,花的凋零只是这一株植物成熟的开始。
 
而后结果也好,结籽也罢,一株植物,都会在季节中经历,在时光中行走。
 
都是人生,都是活着。
 
文章写到这里,我又宽慰了自己。大概是现在的我主要还是苦恼于未来要怎么才能做到养活自己,对此实在没什么信心,但好在这也不是什么致命的问题。
 
花开花落是自然的规律,人的成长也是人生所必经,谁都该对自己的人生有些计量,谁都该为自己的人生添一些色彩。活得累不要紧,只要能休息得好就行了。

盛开的花已经凋零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renshengganwu/11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