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伤感日志 > >用我前世的孤单,开启地狱的罗盘

用我前世的孤单,开启地狱的罗盘

2015-03-31 21:37  作者:素笔安然   伤感日志

  周末的午后,阳光很温暖,斜铺圆形的广场,洒满书香的帘台。谁打开的窗表情很自然,谁半掩的门样子很闲散,还有池边初裁的柳线,随风摇摆,窗外的几片落花,至今无人打扫,也都还在。只有我,喝完茶后依旧百无聊赖,因为有些关于你的事情,始终想不明白。

  也不知道下一刻,是该闲适还是该慵懒,是该呆在屋里,还是该出去转转。实在不知,就把心情交给一段音乐主宰,把思绪交给一堆文字掩埋,反正美好的时光也剪不下来,繁琐的往事只会越理越乱。如果曲终人散,我喝不下这杯茶的清凉冷淡,那就给我一壶酒的勇气和温暖,纵使散了满座衣冠,歌罢酒阑,我也要饮我的过往,偿我的悲欢,用我前世的孤单,开启地狱的罗盘!

  谁说过怀抱不能逗留,还是在那一瞬间爱昏了头,我不忍为难把你的拒绝都揽走,从此以后,让自己再也找不到熟悉的理由,只会附送一些陌生的借口。抉择就像左右手,谁又甘心做朋友,终于懂了真爱苛刻的要求,不及格的时候,都算五十九点九,差一点都不够,不够就是不够,不能将就!我走……

  会喜欢一颗糖甜甜的味道,就会爱上一个人泛滥的情调,曾经为了你不顾风骚,你不要,如今为了你变得孤高,谁都得不到!终于学会了笑里藏刀,不再将一切挂在脸上煎熬,纵使泪在滚烫,眉间依然锁不住我的冷傲,纵使心在滴血,嘴角依然抹不去我的嘲笑,晴天还是晴天,安好已不再安好,故事很潦草,安排好了时间地点,就把我们漏掉,当陌生过渡了高潮,结局就只剩下省略号,人依然在原地,找啊找,心却变得很孤高,飘呀飘……

  活了这么久,我曾有情,因渺小而感动,也曾无情,一路无动于衷。如今很多事情,依然想不通对和错,分不清好与坏,思维总是跨不过心里的障碍,于是我将灵魂放在美与丑之间曝晒,终究抵不过世味的侵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有了自言自语的习惯,什么时候就炼成了这亦正亦邪的心态,又是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些忽冷忽热的爱,你走了,总感觉少了些什么,我仿佛又回到了一个人的时代,鲜衣怒马的江湖,胭脂红颜的风尘,天涯无情的过客,一切的一切,似乎又要重来,只是我,已把红尘当风尘,把天下作江湖,谁还敢与我演绎一段,沦落天涯的漂泊辗转,谁又敢与我共舞一段,兰剑莲琴的危险浪漫。

  江湖,只因一句身不由己,依旧喜欢把这个世道写作江湖,只是不再喜欢在话里侠肝义胆,更不喜欢在酒里豪气冲天,厌倦了尔虞我诈的纷争,勾心斗角的算计。每次停歇,只想将一道夕阳挂在门外,抖落一身风尘,吹一曲云淡风轻,赏几片落絮花影,静静地在茶里独自清闲。每次执笔,只想把一段时光写在纸上,听一曲阳关三叠,吟一首陈词慢调,慢慢的在字里怀念从前。从前,有人说我的从前是孤独的,就像一个剑客,我告诉他,我不是那个孤独的剑客,而是那个孤独的墨客。

  我喜欢孤独,似乎孤独到了境界,纵使百年无人问津,依旧可以与时光席地对坐,与风景相看两不厌,与文字共叙一室,一个人的风花月,一个人的悲欢离合。离去的人不必遗憾,因为他们留下了故事,断了的缘不必强求,因为他们留下了回忆,只要有故事有回忆,哪怕再短暂,我都可以和文字分享,无论是美是殇,我都会将它化为诗意,然后付诸笔端,清浅此生。

  弹指岁月,离弦浮生,只是一转眼,你就将落花磨成了刀片,狠狠割伤了这季节的脸。我逃到岁月的另一边,隔着所谓的似水流年,看千帆过尽,渔火炊烟,等缺月初弓,星如箭,若彩虹沉淀,为我浮一梦清浅,若星辰失眠,陪我共一夜婵娟,在时间的河流上,给我一片孤帆一壶酒,不要方向不要桨,东南西北,任它漂。给我一盏闲茶一庭院,不要烦恼不要钱,夏秋冬,任它转。给我一次擦肩一遇见,不要记得不要缘,天涯海角,随她去。

  风过千年,我执笔静听檐下风铃的余响,写下所有孤独的过往,停止那些无聊的幻想,然后将心里的一切执念,轻轻放……
用我前世的孤单,开启地狱的罗盘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angganrizhi/20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