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伤感日志 > >老屋仙人掌

老屋仙人掌

2015-04-27 15:25  作者:马金丽   伤感日志


  行走老街,邂逅屋顶一片仙人掌,没有来由地心动。
  葱绿比对灰黑,格外耀眼,斑驳的老屋老墙,因为这一片仙人掌而生动起来。老屋早已人去屋空,光阴的故事还在流传,谁在房顶植下第一片仙人掌?据说当年,少年满心欢喜,爬上屋顶,躬身种植,只为她喜欢。
  少年是修锅匠,十七八岁,手艺娴熟,肩挑货担,走街串巷,修修补补。某一日,姑娘拿了锅来换底,少年的手忽然就不听使唤了,心里成了汗水的发源地,汗水溢出额头在两边分流成溪。锡焊、打铆、敲打、下水……姑娘看得入迷。晌午,姑娘端出一碗浆面条,给钱,少年死活不收,只说饭钱已顶,姑娘又端来茶水,仰脸问,哥哥天南地北行走,可曾见过一片带刺的大巴掌,开黄色的花?少年说,傻妹妹,那叫仙人掌,我家房顶上多着呢!
  几日后,少年来了,货担里密密的躺着片片绿巴掌,撂下货担,蹭蹭蹭爬上房顶,须臾,房檐瓦楞间长满了绿手掌。
  他们站在屋檐下,仰脸,看天,说仙人掌,红着脸拉钩,他说,回去禀告父母,择日提亲,仙人掌花开的时候,娶她。
  仙人掌花开了,少年却再没来,自此,此花与她的心同归于寂。
  据说,少年在修锅时,被一大户人家收为上门女婿,生了娃,改了行,从此再不沿街吆喝,修理钢精锅焊锅底喽……
  仙人掌花在刀尖上跳舞,姑娘被刺扎得“遍心鳞伤”。她不信:他说好了仙人掌花开来娶我的。一年一年,花开花落,她从豆蔻等到老妪,一个人守着老房、仙人掌,生怕错过每个开花的季节。老房要拆迁了,她日夜看护,邻人得到一大笔补偿款,晃着钞票劝说她,她只眯着眼睡。邻人摇摇头:老太太憨了。八十二岁,她寿终正寝,她的棺木里开满仙人掌,是此生唯一爱过的花,送行的亲人不住地叹息。
  在光阴的故事里,我站在最高处,在光影交汇的时空里,看见她,御风而生,遗世独立,与时光结伴而行,和仙人掌彼此守候。等待、仰望,岁岁年年,朝朝暮暮,从青丝到白发,一生爱一人足矣。
  岁月不负,终于在第六十六个年头,他从海峡那边归来,当年的扁担换成了拐杖,念念有语:“仙人掌,我的姑娘……”她却再也听不到了,只有屋顶的仙人掌深情脉脉向他点头致意。
  据说,他抬了花轿一路吹吹打打来娶她,半道上,被抓了壮丁……
  时已暮,屋顶的仙人掌已是子孙满堂、花苞初露,不日,老屋顶又是一年灿烂。那些爱情成了剧本里的故事情节,故事中的人,来了,走了,只留下背影在回忆中踽踽前行,流失的岁月印在仙人掌的经络里,清晰可辨……

老屋仙人掌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angganrizhi/2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