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伤感日志 > >过客——关于兰的追忆

过客——关于兰的追忆

2014-11-20 22:09  作者:禅心   伤感日志

题记:兰说我爱你在未知中无悔地绵延而你果真只是过客
 
一个过客,一株兰花,在某时某刻某个特殊的地方,相遇。
 
兰未开,似乎也还从未开过,可人说,此兰一开,群芳失色。
 
过客心动了,说不上好奇、崇拜,亦或是,冥冥中前世未了的情缘。
 
守了很长时间吧!过客只记得,很多个星夜,墨蓝墨蓝的夜空,亮晶晶的星星,嶙峋的树木,很美,陌生而又潮湿的温暖。
 
就这样,这株有灵气的兰,或者说是感知了灵气的兰,在美丽的月色中,在月色一样柔和的目光中,在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所昭示的期待中,长出一片片叶,抽出一根嫩嫩的枝条,随即,孕育出柔弱而小巧的花苞。
 
人欣喜不已,过客更是激动异常,盼望花开的心日趋急切。
 
人说,此花花期很短,比昙花有过之而无不及!绝美一刹,花瓣便飞落如,连颜色都会消退。花谢的毅然决然。
 
过客惊愕,开始心疼,随着沙漏滴响,期待与恐惧如同水与火,共同折磨着过客。
 
夜,依旧美得有肃杀之气,月光下的目光,稍显呆滞。
 
人见到,过客守着兰,嘴里一直呢喃,传出人所不懂的符号。
 
又一个月夜,些许清风,摇曳的兰动人而娇艳的如水欲滴的花蕾。兰要开了!人猜。
 
第二夜,月满如水。传说中的这株兰,引来人的热切关注。可是,人却看到,清风明月之下,孤独的兰,枯败如柴!风起,枯叶残枝被一起卷走,轻的没有真实感。就这样,在人眼前,被卷走,干净得仿佛从来没有过。
 
人叹惋,抬头,孤月残星云海,什么都孤独,可什么都还在,唯这兰,惜花人去,花逝悄然!
 
空旷的原野上,芦花飘雪,零落过客一身秋。仍在赶路仍是过客,忘了开始,看不见结束。
 
夜,吞噬了旷野上的一切,过客仰面躺下,星星很近,月很远!突然发现,原来各处的夜色并不同。
 
过客突然深深感觉到内心深处孤独的噬啮,伸手风里,不知何时,掌中有了柔软的东西:一片花瓣。在月光下,干枯的花瓣连色彩都未留下,花逝的绝然,枯黄黯淡!过客心痛,熟悉的痛!心一动,掌中之物竟融化成殷红如血的液体,一滴泪,玉壶之泪!过客怅然,握紧,无一物,宛若一梦。
 
天亮时,过客发现,耳际一株兰,花期已过花已枯。无意识的,过客跪下了,细细审视着,酷似多年前那株兰。那株,他不忍看到花残,所以未等到花开,就离开。这株,他只见到花残,不能猜想花开!终其一生,兰花,他的生命之兰!在他的生命里都不曾开过!只是,那记忆中的兰,因为他而根本不曾开。
 
人说:过客就是过客,无情!
 
在苍苍茫茫的荒野之上,跪着的过客仰头注视着腾格里:到底有情无情?若真无情到好!正是有情,才有情到浓时情转薄。
 
可那又如何?对与错,除却这苍苍茫茫的天与地,谁知?谁知?
 
后记:过客,除却无力挣脱的未知的宿命,留下的,除了追忆,就只有大片大片的空白。
 
安妮说,生是过客,跋涉虚无之境。
 
人,何其渺小,何其渺小……

过客——关于兰的追忆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angganrizhi/4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