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和爷的紫砂壶

和爷的紫砂壶

2017-12-14 17:00  作者:村姑   生活随笔

  和爷爱喝茶,只要闲下来,那把紫砂壶就不离手。壶暗红色,比手掌大不了多少,通身温润如玉,泛着亮光,也不知跟着和爷多久了。
 
  和爷喝茶,一次只倒一小盅,在手里转来转去,仔细看看,再闭眼闻闻,才小口小口地啜,一小壶能喝大半天。有时他不喝茶,把壶托到与眼平的位置,眯着眼睛给壶相面。有村民看过鉴宝节目,说,莫非和爷这把壶也是个宝贝?就有人跟着点头:那是,和爷在外地当了一辈子老师,教出来的学生很多都干大事呢!
 
  水囤兄弟分家,说不下,水囤就来找和爷。和爷烧水,装茶,冲泡,从紫砂壶中倒出一小杯,递给水囤,慢慢闲聊。不知聊了多长时间,水囤终于点头:我当哥哥的,还能跟弟弟争吗?和爷你盖了两处新房,都给了两个弟弟。家和万事兴,是这道理!最后水囤兄弟如何分家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两兄弟更亲了。
 
  和爷的老宅翻修了,和邻居石碾家共用的土墙变成了砖墙。和爷的儿子说,要不要找个人说说,让石碾兑一半钱?和爷说,有千年的邻居,没有百年的亲戚,古人尚能“让他三尺又何妨”,咱又何必斤斤计较?要是没有邻居,咱这堵墙垒不垒?这话后来传到石碾耳朵里,石碾拿着钱来找和爷,和爷便和他喝茶。过后石碾见人就说:和爷的茶叶普通,茶,却好喝得很!于是,大家更相信那壶是宝贝了。
 
  和爷家临着小巷子,院中墙边有一棵老枣树,初秋,枣子就开始闪着诱人的光。小孩子从此过,偷偷地用石子掷,用小棍儿打,还有小孩儿叠罗汉爬墙头,结果掉到院子里去了,幸好无大碍。后来,和爷就常端着他的小壶,坐在门外的树荫下,笑眯眯地喝茶。孩子们只好看着头顶的青枣,咽咽唾沫。一天,和爷坐在门口,面前盆里洗好的枣子红光灿灿。和爷招呼孩子们过来,认识杜甫不?孩子们说唐朝大诗人嘛!知道这首诗吗?“堂前扑枣任西邻,无食无儿一妇人。不为困穷宁有此?只缘恐惧转须亲。”孩子们吃着枣子,听和爷一边摩挲着他的紫砂壶,一边讲大诗人与人为善的故事。
 
  有一次,我问和爷为何爱喝茶,和爷抚摩着他的紫砂壶,说,你是读书人,你说苏东坡被贬为何能宠辱偕忘?当年他常“松风竹炉,提壶相呼”,喝茶,就是和自己对话,用茶洗心,直到心清如莲呀。儒家讲究做人首先要身心和谐,看得开,放得下,再到人与人的和谐,是不是这个理儿?
 
  这把紫砂壶是不是很贵重?和爷笑着摇头:不贵重,但也确实是我的宝贝,因为这把壶的名字叫“和为贵”!

和爷的紫砂壶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