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冬天的麻雀

冬天的麻雀

2018-01-17 16:37  作者:漂泊   生活随笔

  素简洁净的冬天是麻雀的世界。常见成群结队的麻雀呼啦啦的从眼前飞起,又密密麻麻落在树木的枝条上。它们伸缩着枣儿般脑袋,黑黝黝的小眼睛警惕的看着你,活泼又生动的样子给寂寥的冬天带来了温暖的气息。
 
  每次看到麻雀,我都倍感亲切,都会想起小时候捕捉麻雀的桩桩往事来。
 
  记忆最深刻的是跟着领居家哥哥用弹弓打麻雀的场景。我那时候也就八九岁的光景。在东北的乡村里,麻雀唤做家雀、家巧,夜晚栖息在屋檐下。白天,我们用黄泥抟成圆球,晒干就成了弹弓的子弹。夜晚,拿着手电一家家的屋檐下找麻雀。麻雀总是蜷缩在屋檐下木条与苇草的缝隙里,用手电光照向麻雀时,它一动不动,这时就用弹弓打麻雀,技术好的,只需一次就能打下来。一个晚上总能捕上几只麻雀,用麻绳拴住两只脚,装在袋子里。第二天就成了盘中的美餐,现在想来有些残忍了。
 
  后来,在初中课本上学了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对鲁迅先生小时候捕鸟的描述记忆犹为深刻。也盼望着冬天,盼望着冬天下一场大。也有那么一次,找来个竹筐,学着课本描述的那样,在院子里,扫开一片雪,用木棒支起竹筐,下面撒上麦子,远远的牵着系在木棒上的长绳,等着麻雀下来啄食。可是,左等右等,不见麻雀的踪影,孩子是耐不住性子的,结果自然是无疾而终了。
 
  在孩子的眼里,麻雀是最容易捕获的鸟。或是因为麻雀抵不住诱惑,又胆大,或是因为麻雀过于相信人类。有时候开开门窗,只要发现屋里没人,胆大的麻雀就会试探着,慢慢蹦跳着跑到屋子里。这时候,抓紧关上门窗,用笤帚之类的东西轰吓。惊慌失措的麻雀满屋子乱飞乱撞,不消片刻功夫,精疲力尽的麻雀就会撞窗落地。我就这样捕捉过一只麻雀,用绳子拴住腿,让它拖着一截小木棒,养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跑掉了。
 
  也许冬天太过于单调了,孩子们总要寻找一些乐趣,满天飞的麻雀自然就成孩子们的目标,麻雀也就成了孩子们最亲密接触过的鸟儿。
 
  想一想,冬天就似一卷淡泊静雅的画,淡淡云天,枯树孤村,天空下如果没有了麻雀,画面该是多么的静寂,多么的了无生气。换言之,是成群飞来飞去的麻雀给冬天这幅画卷带来的生气和生机。
 
  校园里,几株紫薇树的枝条上常常落满了麻雀,我站在路边望着它们,聆听着它们鸣唱。说鸣唱着实是对麻雀的赞誉了,叽叽喳喳的短促平淡的声音真不怎么悦耳。仔细地看,仔细的听,它们那叽叽喳喳的声音中却流淌着属于它们的快乐与幸福。尽管这份快乐与幸福太过于卑微,太过于细小,但在寒冷的冬天里,带给我的却是一份难得的温馨和从容。
 
  貌不出众,语不惊人的麻雀是渺小的,卑微的,一如我们普普通通的百姓。它们挺过了被当做四害之一而除之后快的那段最黑暗的日子。也有几年,由于大量剧毒农药和化肥的使用,少见了它们的身影。这些年,生态恢复了,麻雀又满天飞了。麻雀永远拥有着顽强的精神和永不缺失的快乐。
 
  在冬天里,能做一只快乐的麻雀,固守着自己的家园,过着平淡的日子,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冬天的麻雀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7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