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感 动

感 动

2018-01-26 10:57  作者:鱼   生活随笔

  晚上上岗的时候,小江走到我的面前,说:“于哥,我今天看电视的时候,都睡着了。都怪老头,昨晚老上厕所,让我没睡好。” 我说:“没办法,他哪么大岁数,还有病,你得多担待点。” 小江说:“我也知道,今天问监舍的人,想跟他们换个铺位,没一个肯跟我换的。” 说完,我俩都笑了起来。
 
  他说的老头睡在他的下铺,今年六十二了,有轻微的精神分裂,因为故意伤害至死判处无期徒刑。平时见人都是小心翼翼的,说话也是唯唯诺诺,好象很怕人的样子。小江睡在他的上铺,心事重,睡眠轻,一点动静惊醒就半天睡不着。监狱要求服刑人员晚上去厕所要上下铺联号,老头一晚上起夜好几次,却不敢叫小江,怕小江斥责他。每次起床,都是站在床头,嘴里呢喃着:憋不住了,憋不住了~~~ 然后求助似的看着我。我一般都是走到小江的床头,扯扯他的被子。小江猛的抬头,看看是我,小声的说:“于哥,啥事啊?” 我说:“老头上厕所,你给联个号。” 小江不情愿,但也不得不起床。
 
  和小江认识,是我刚进入监队,因为刑期短,不是暴力犯罪,所以安排我做了协值员。主要任务就是晚上值班,看着老、重、病犯睡觉。怕发生脱逃、发病等意外情况。在我登记他的个人信息时,发现他的家乡跟我的家乡相邻,后来一问,居然还跟我的女友是一个乡镇的,甚至两人同岁,在一个学校读过书。就这样聊了起来,一来二去,就慢慢熟稔起来。
 
  小江神秘地说:“于哥,给你点好东西!” 然后把手伸口袋里掏了起来。我说:“什么好东西?” 小江伸出手,象变魔术一样,在空中转了两圈,把握在手心的东西放在我的掌心。我打开一看,是一块荔枝味阿尔卑斯硬奶糖。其实我从他掏口袋的声音就听出来是糖块包装纸的声音。我装做惊喜的样子,说:“过完年这么久了,还有糖啊,太意外了。” 小江得意的说:“这是我好不容易从别的班长哪要来的。” 我由衷地说:“谢谢啊,有好事还记得我。” 小江连连摆手:“咱是半个老乡,还是难兄难弟,当然得记着你啦!” 我心里满满的全是感动。监狱里物资匮乏,我们在入监队,不能订超市,这些糖块都是过年监狱发的大礼包里带的,所以更显得弥足珍贵。在这个人情淡薄、冷冰冰的监狱,一件小小的友善之举,足以温暖初的寒夜。我没告诉小江,我不喜欢吃糖,更不喜欢荔枝的微苦味道,并且我的储物柜里也还有大把的糖块。我拍拍他的肩膀,微微一笑,接受了他的善意。
 
  感动之余,引起了我对犯罪行为的思考。小江三十岁,在潍坊跟一个黑社会大哥混黑,在一次械斗中,开枪打死了人。因为故意杀人和私藏枪枝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记得初认识不久,小江的母亲来看他,会见后,小江怒冲冲的说:“于哥,你说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本来想出这个事,能给我妈留一笔钱,没想到我妈把钱都花在处理案子上了。” 我就开导他:“你可不能瞎想,你妈花这么多钱,不就是想让你活下去吗?你活着,你妈就有个念想,想你的时候能来看看你,心里也有个着落啊。你看看医院里哪么多植物人,家人都知道醒过来的机会微乎其微,可是你看谁的家人放弃了,不都好好地守护着吗?人只要有一口气,就是自己的家人,就不能放弃。也许有奇迹呢?” 后来小江说:“于哥谢谢你开导我,花了这么多钱,我的命很贵,我会好好活着,好好减刑,我还得出去孝敬我妈呢。”
 
  小江出事后,那个大哥好象是给了他七十万。小江的母亲赔偿了死者几十万,就是为了能留小江一条命。小江在看守所羁押了三年,连带请律师,前后也花了十多万。小江犯罪的代价就是,赔上了二十多年的青春,还有他单身母亲的所有积蓄,赔上了家人朋友对他满满的期望。还有和小江一个监舍的小张,原来有家不错的企业。因为诈骗判处了无期徒刑,并处以没收全部财产。还有小咸,因为贩毒,判了十五年,我问他赚了多少钱,他说也就几万块钱,平均下来一年才几千块钱~~~~~ 看着一张张年轻的脸庞,都是风华正茂的年纪,都是上有老、下有小,家庭顶梁柱的年纪,正是干事创业,回报家庭社会的年纪。却走错了路,失去自由,远离了亲人和朋友。运用经济学成本核算原理,他们,包括我在内,都做了赔本的买卖。(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人生是一场单程的旅行,不能重来,没有倒档。家人、朋友,都是因为天大的缘分才相聚在一起。富不忘本,贫能相守。走好自己人生的每一步,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才能到达哪个叫做幸福的彼岸。
 
谨以此文,与众共勉。
 
清 河
 
2017年2月26日于潍北

感 动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