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心星相映

心星相映

2018-02-06 15:49  作者:程波   生活随笔

  很久没有驻足户外看看星空了。不是不想,而是近些年来,仰望每每收获失望。心星相映的妙处,仿佛早已是儿时的经验,于今却很难寻觅得到。
 
  有一阵子,我甚至固执地认为一定是久违了的星空跑累了,跑丢了。因此,我也会莫名其妙地恼怒自己。怎么能那么粗心大意,那么不珍惜所爱,竟让它丢失了。以至于不知在什么时候,哪个季节!
 
  记忆中的夜空是明亮灿烂的。除却阴天气,随便什么季节,什么环境,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只要晚饭后遛弯,一抬头总能望见满天星斗,灿烂河汉。而且每一次仰看星空,也总能引人入胜,引起深思,引发遐想。
 
  小时候看夜空,常听老人家说,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告诉你每一个人来到世上,都会有对应在头顶上的一颗星子,而这一颗星星时时刻刻都在指引着你。你活在当下,星星就闪耀光芒,你一旦离开人世,那颗星就随你陨灭。那时候人还小,弄不清真假,将信将疑了好一段时光。 当时走夜路害怕,就驻足看看天空,找一下属于自己的那颗星星。记得总是寻觅最亮的那一颗,给自己壮胆。也有感到星星威力达不到的时候,当然也就会大声唱歌,好象也能起到一些助威效果,觉得挺有意思。
 
  后来干脆就发挥一下,把每一个想要实现的所谓理想,甚至梦想,都一一寄托在颗颗明亮的星星上。天好的日子里,就对着星空合十祷告,口里念念有词,生怕遗漏掉一丝细节,认真虔诚到自己都觉得不久就会实现了愿望似的。你说好笑吧。
 
  “混沌初开,乾坤始奠 。气之清轻上浮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恰是因为<<幼学琼林>>开篇一章关于天文的文字,引发了我对星空产生好奇的最初原由。渐渐看得多了,习惯成自然,也就不那么太仔细了。上学后多少知道了一些天上的神话故事,星宿名称,就又迫不及待地挨着个地在晴朗夜空一一比照,现在想起来也还甚是快乐。
 
  最初接受有关星空的纯文学熏陶,是小学课本里郭沫若的白话诗“天上的街市”。漂亮的女教师绘声绘色地描述讲解,使正当少年的我,仿佛清晰地看到了满天星斗背后的美丽生活。那些日子,常常恍惚如在天街上逍遥散步,陶醉在别样的美好情愫里。
 
  星空是美丽的。不止是因了神话故事的比附;也不止是其本身颗粒明亮、闪烁,恒久不移;更是因为它浩瀚无垠,充满神奇奥秘,从而激发了更多勇敢的人们孜孜追求,科学探索。 也正是因了星空的奇幻美丽,人的仰望才有了体验感悟之文化意义。人们总爱将身边一些德行高尚、才华出众、智慧超群、贡献卓著的人群精英比拟作明亮之星星,加以赞颂,激励自身。
 
  故此,心星相映自然也就成为人类最美好的情感寄托方式之一。 总之,不论何种原由吧,眺望星空的偏好于我是养成了。 随着年岁渐长,所读、所见、所闻日益增多,仰望的意境也扩大了范围。从高冷寒凉的戈壁星空,联想到地上碎石与天上星星碰撞后产生出的漫天火花和剧烈疼痛。从低矮温馨的草原星空;体验出躺在气息青纯的味道中的惬意和舒适。看着昏黄干躁的沙漠星空,你会想问古埃及法老究竟出于什么考虑,怎么会挑选那么荒凉干涸的不毛之地建造金字塔以求永恒。驻足水汽氤氲的海洋星空,你又恨不得抛出一张大网,网住所有的星子去点亮水晶宫殿的金壁辉煌。当然还有万家灯火的城市星空,炊烟缠绕的乡村星空,视频播放的奇妙极地星空,以及舷窗眺望的云上星空等,无不意趣横生,别有洞天。
 
  有人说,不懂仰望的人是无趣的人,而无趣的人多半是心灵枯萎的人,心灵枯萎的人无异于行尸走肉。我能确定这样的说法是过于尖苛偏激了,很可能会伤及一些人,但原则上还是愿意赞同这样的观点的。否则人与人怎么会以群分呢?
 
  虽如是,问题也就来了。自然世界,无处不妙。独独选择星空,有何用意?概要答曰:青菜萝卜,各有所好。细想当然也有自已的解释。一曰懒惰。不用苦力,出得门户,即能见天。观时可长可短,完全随着心情而定。二为遮丑。本为庸碌之民,大事做不来,小事不愿做。从头到脚毛病不少。夜深人静,万籁俱寂,孑然一身,随性表达。即便出错,无人见得。其三当是虚荣所致,附庸风雅吧。或人问起有何雅好,不经意脱口而出,是否显得颇有文化气息呢?窃以为是,心星相映嘛。
 
  话还得说回来。即然仰望,想必有可望之物,可观之象。且此物象至少应具备实用之义或者愉悦赏心之文化态势。譬如抬头仰望北斗星,是因其形状酷似汤杓,又能定向指路(柄杆约五倍直指北极星),故而有形又有可望之实义。再如仰观银汉,至少那一大片夜空,密密匝匝集结着无数颗闪亮的星宿,宽阔而又明亮,状貌似极地上奔流的大江大河,符合人的心意,故而被亲切地称之为天河。如此类推,不再赘言。
 
  我所谓的夜色星空,即指实体又是载体。大有象征精神世界的意思。都说人是灵物,能言善思。不仅吃饱活着,还要精神寄托。虽然个体追求不同,也脱不开大同小异,殊途同归。就好象孩子们眼中眨呀眨的星子也是一颗颗希望之星一样,寄托的意义或许远远大于实体之表征。 我常常愿意比拟星空。人类社会,芸芸众生,一如璀璨晴空,遍布星宿。个体的人生都是一个个环节组成的片断,少中老龄,生老病死,意外事故,死亡只不过是顺延的终结而已。就好象每颗星体都经历着形成、自转、燃烧、运行,最终熄灭一样。若说天上的星星,千颗万颗,颗颗不同。形状、大小、明暗、生命周期,亦不一样,唯其如此,才千变万化,千奇百态。代代人类的情形又何尝不是这样?人之生存,需要温饱。人之生活,讲求体验,追索感悟。但都离不开前前后后一个个真实过程。而过程有长有短,有难有易,经验和教训一定是不同的。正因为有差异,有区别,人世间才五彩斑斓,光怪陆离。生活才有趣、有味、有故事。人也才有了不同的见识、阅历、有了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才尤为显得难能可贵,值得珍视。谁又能说这样的心星相映只是偶合、只是巧遇?
 
  我不知道他人是否有过这样的经验,我是真的在星子的闪烁中看到了人类的表情。当你平静面对某个星星直视一段时间后,你会发现这颗星子有表情了。一会笑了,一会愁了,一会又哭了,须臾变化,与你互动了起来。你若笑眼明亮星子亦随之明亮,你若泪眼迷离星子亦随之混沌。你能说这种灵通不是秀美的心星感应触发吗?我相信这是人的情感对物的映射的结果,你因此便与星子有了交流,有了对话,有了不一样的精神对接。多么奇妙的天人互通体验啊!
 
  我也曾冥想过: 地球人从树上下来,从洞里出来。围村聚落,打鱼狩猎,刀耕火种,趋利避害。辛苦劳累填饱肚子的余暇,消灾解困或许是最紧要、最严肃的大事情。可以想见,人类初程,知识所限,疑难杂情往往寻不到答案,只好设坛祭奠,求助上苍,仰天告问。 古之人的祭奠仪式,一定是认真恭敬的,小心翼翼且煞有介事。 从最朴素的人类情感来说,寄托无疑是最便捷的方法之一。而这种托附往住也是最美好的愿望和最真实迫切的感受。屈老夫子才华横溢,不幸却遭小人诽谤陷害。报国无门,忧愤难抑,行吟泽畔,仰天长叹。离骚体<<问天>>,一开口就问出了百十来个问题,是天人交汇的最好例证。当然也少不了比附一些需要诅咒抨击的事物,以求弃旧图新,除却忧烦恐惧,获得精神安慰。
 
  一晃悠,人生大半的路已然走过,路途中的风霜箭雨,风花月,风尘风景也大半丢在了身后,渐去渐远。搞不懂为什么,童年的那片星空依然清晰可见,活灵活现。那可是现如今的夜空如何也比拟不了的印迹啊。尽管时空变迁、物是人非,但那心星相映的过往经验总是时不时在脑海里重现,儿时烙下的奇美印象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抹去一丝一毫的。 好在还有一丁点儿值得稍微炫耀一下的,那就是儿时寄托在星宿上的不少小小愿望,似乎都一一实现了。也算是让我这个一事无成的凡夫俗子的虚荣心得到一定程度的满足和慰藉。当然这只是私下里说说的,千万不可外传噢。你懂的。
 
  走笔至此,壁上挂钟敲打了十二下,提醒已是子夜时分。推窗而望,一片灰蒙蒙的夜空尽收眼底。拉长目光,除了朝不同方向徐徐移动的若干亮点忽闪忽闪依次消失而外,还别说,一颗真实的星子也见不到。失望一如既往。 还好,收音机里正在播报中国建立空间站的相关内容,看来人类对于星空的探索是没有止境的。虽然我的一己仰望寻觅,与航天科学家的宏大抱负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但庆幸的是大家考问的对象都是太空呢。莫笑莫笑,牵强附会也罢,歪打正着也罢,总是和天空脱不了干系吧。退而求其次是也。 去年在巴黎召开的世界环境保护大会上,大多数国家都达成共识,并积极行动起来。我愿意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地球必将焕发青,晴朗夜空一定会再次群星璀璨,而人类的仰望会更加美好精彩!

心星相映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7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