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虚惊一场

虚惊一场

2018-06-02 17:00  作者:千里马   生活随笔

  鸡年的岁尾对于我家来说算是噩运连连:先是84岁的老父于冬月二十五日驾鹤西去,接着是80岁的老母于腊月初十陡然发烧不止,险些命丧黄泉,连忙再次住院于县中心医院;我回老家烧完老父的“五期”纸,刚在医院陪护老母两天以尽孝道,可是从郑大一附院传来妻因重病住院的消息,母亲、二弟等其他亲属催我回郑护理妻子,本来在一附院因咳嗽严重住进呼吸科病房,全面检查结果一出,医生怀疑是甲状腺癌,让立即转诊到该院甲状腺二科做手术。
 
  常言道:“谈癌色变”。首先是医生腊月二十二日跟我先沟通,说通过B超检查,妻子的甲状腺发现结节,左侧疑似恶性瘤,判断准确率为50%,右侧还有一个,直径都不大,建议马上赶到年前周五的最后一次手术,切掉后就没大碍,花费3万多元,但不能马上完全把病情告诉妻子,恐怕她思想紧张。我哪里听说过这些,自己先紧张起来,并把此情分别告诉儿女,按医嘱,马上办了转科手续,然后做两个选择:一是次日是排开刀手术,二是先穿刺,目的进一步确诊这两个结节是否恶性。我因小年那天有急事需到驻办,医院里的妻子交给了儿女。我一方面和郑大五附院肝胆外科主任李小勇(老乡)联系,分析病情,把诊断结果手机翻拍传给他让他定夺是否手术,一方面儿子让重新做B超找另外的大夫看结果下结论。李认为主动权在于自己,这是普通手术,怕是恶性的就做手术,省心了,不建议做穿刺,因直径小怕穿不着,白挨一针;但也可待观察,节前后也可到北京等外地医院最后确诊一下再定。一附院二次做B超结果另位大夫认为只是普通结节,目前不用理会,三个月已复查,勤观察就行。可穿刺的单子已开好,正在排队等待,综合权衡,还是暂不穿刺,待去外地确诊后再定。既然是暂不做手术,那就立马出院,腊月二十四上午正式出院,住院四天花费5000多元,由于提前办理异地就医转诊手续,医疗费自费2700多元,几乎是公费一半。
 
  在没转科之前,妻子还很坚强,和病友说自己这50多年曾经开过三次刀,24岁做绝育手术;35岁做子宫肌瘤、卵巢囊肿、阑尾切除术;49岁做胆囊切除术,现在什么病都能担当。可是,只在甲状腺外二科住过两夜两天,和两个恶性肿瘤的女病人接触,她就吓怕了,总怀疑自己的也是恶性,精神萎靡不振。虽说只是怀疑,科提起就哽咽,甚至流泪。这不,腊月二十六女儿网上预约挂北京解放军301总医院王专家号,大年三十上午诊疗。儿女和她同往,坐高铁来回,经两个专家确诊,甲状腺结节一则30%疑似恶性,另为良性,建议春节后2月24日上班做穿刺或消融手术。此行花费3000元。2月16日春节,2月20、21日说服她陪儿媳一同回老家串新亲,也是为了缓解她对病魔的压力。正月初七郑大一附院刚上班,就先看咽喉科,做喉镜,诊断为慢性咽炎,嗓子沙哑与此有关。初八再次做院甲二科,42房,次日上午做穿刺手术,良性,她思想包袱彻底解除,3天后出院,3个月后复查,自费3000多元。
 
  总之,甲状腺结节为常见病,只有5%的恶性,也能根治。不过,妻子经历此遭劫难,年没过好,最后的结果良好,虚惊一场,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啦!通过这两次住院郑大一附院,也有几多体会:一是该院是亚洲最大的医院名不虚传,病号多,看病难,住院难。就拿春节后上班第一天来看,门诊大厅真可谓人山人海,好几万人来看病。因为河南是全国人口第一大省,本身人就多,看病的自然多。而郑大一附院的前身是河南医学院附属医院名气大,超过了省医院,病号多得住院需预约,走廊里都住满了人,我们年前两次都在走廊住院。年后当天下午入院还会住走廊。二是看病贵,手续繁琐。我们是签约患者,每次住院都要重新办理一次,转诊手续必须齐全才能入院,况且检查的项目多,门诊看一次也得几百元,住院报销是一本糊涂账,看病吃药不讲价,一般不是大病重病没必要在此看。三是看病门前停车难,社会收费贵。医院北门白天停一辆车4小时收费20元,不知是 谁在收费,花在何处?本身看病就是来送钱的,能否少收或不收费服务啊?四是有病并不可怕,确诊是关键,精神状态很重要,只有对症治疗,才会药到病除。我相信“最好的医生是自己”这句话。

虚惊一场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14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