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悬崖之上

悬崖之上

2015-08-05 16:40  作者:王琛   生活随笔

  迎着风,它们已不复绿意,消散了生机。那干枯的枝干,仿佛伸向苍穹的诘问的手臂,在蓝天的背景里绝望而悲怆。
  7月16日,我结束暑期实习,奔向老家———壮美又不失蓬勃生命力的太行山。
  前段时间听闻老家“巨变”:随着崖柏在文玩市场走俏,太行崖柏由之前的无人问津、捡了当柴烧,转为被疯狂砍伐。
  崖柏,顾名思义,就是长在悬崖上的柏树。崖柏曾广泛生长在老家附近几座山的山崖上。它们站在悬崖峭壁上,在漫长的岁月里怡然自得地生长。旷远的天空是它们蔚蓝的背景。与清风明月为伴,与一只只云雀对话;静寂的夜晚,它们遥望满天星星璀璨地闪烁。脚下是起伏跌宕的深山绿海、崖梯坡坎,它们在高处俯视着这大千世界,那云彩的尽头,飘起谁梦的衣裳……可是,我儿时很熟悉的这美丽的自然景观,已经被人类无尽止的欲望打碎了。
  2013年,崖柏制品在文玩市场异军突起,人们疯狂抢购崖柏,从一斤几十元涨到几千元,瘤多的动辄上万元。“商机”照亮了山民们的眼睛,纷纷向这本土的“宝物”下手。突如其来的“走红”,对于家乡深山里的崖柏来说,是一场生死浩劫。
  我和同行的几个朋友到达老家安阳林县石板沟村后,与一位亲戚聊天,我们了解到:崖柏采摘难度极大,通常需要三五人配合,先用望远镜确定崖柏位置,第二天一早带着干粮及装备上路,留一两人在悬崖下接应,另两人上至崖顶,由一根保险索绑着下降至崖柏处,再使用凿子一点点将老根从岩缝中剥离。这通常需要一天时间。崖柏密度大,重量不容小觑,因此采摘工作九死一生,也有人因采摘崖柏而葬身山崖。
  听了亲戚的讲述,我仿佛看到,崖柏,你站在高高的山崖上,已尽失那种自得、傲然的姿态,只剩下恐惧和悲伤。怀着一颗孤独的心灵,你对着天空发出悲戚的叫喊,可回应的,只有空洞的山风。
  第二天一早,我们一行在老乡的带领下进入深山,希望能一窥崖柏的真容。眼前是一片绵延起伏的山峦,看不到尽头。山间空气清新,山风轻轻吹抚过来。在长达数小时困难重重的攀爬之后,我们来到山腰处一小片视野较开阔的空地。虽然天公不作美,山间雾气较大,但经验丰富的老乡还是迅速在离我们最近的山崖上,发现了两棵残存的枯死的崖柏。
  迎着风,它们已不复绿意,消散了生机。那干枯的枝干,仿佛伸向苍穹的诘问的手臂,在蓝天的背景里绝望而悲怆。
  老乡告诉我们,崖柏曾广泛分布在我们面前这几座山的山崖上,然而由于这一年多来的疯狂砍伐,如今举着望远镜都难找到一两棵。老乡还说,由于崖柏老根的不可再生,如今是采一棵少一棵,实在令人痛心。另外,为登顶采摘开辟山道,甚至炸石开路,破坏了其他植被,对自然环境造成创伤。
  从山上下来,在山脚一片空地处,我们发现了一个加工崖柏的简易作坊,整个作坊只有三台机器,一台将崖柏表皮去掉,将内芯加工成一寸左右的木条,一台将木条打磨成制作手串的珠子,最后一台给刚打磨好的珠子做简单抛光。制作工艺很粗糙,但还是吸引了大批游客,这些游客无形中当了采摘崖柏破坏生态环境的助推者。
  短短两天的探访,我开始了深深反思。从几年前的黄花梨,
  到如今的崖柏,都是在很短时间内炙手可热、市场火爆而导致几欲绝迹、一木难求。“没有买卖就没有采摘”,我与同行的陈佳宁、刘朔良成立了太行崖柏特别保护小组。作为新一代年轻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和保护生态环境,是我们自小在课堂上被潜移默化灌输的思想,我们怀揣着一颗颗火热的心,要用实际行动去影响我们的父母、朋友,甚至影响全社会。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行动起来,向崖柏采摘行为说“不”,向崖柏工艺品说“不”!

悬崖之上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henghuosuibi/3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