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随笔美文 > >一个人,一座城

一个人,一座城

2017-09-25 11:42  作者:网络   随笔美文

  一个人行走,一个人发呆,一个人穿行在一座城池里,是不是听出了些许的凉意?
 
  有人说:发呆是一件好事,可以让脑袋空空的,什么也不想。又是很安静。廊前檐下,风也很安静,淡淡的穿行。
 
  一个人,听,风萧,看落叶,确切的说,该是聆听到了叶被冬撕裂时的疼痛,那呻吟声都是清晰的在耳畔颤抖着。一只不知名的鸟,飞过了苍凉,接着便望不到边际的去了远方。远山的,在如此晴好的天气,望过去,竟逼迫的眸子生生疼,不敢定睛去瞧。洁白太飘渺,让人的心都疼到了深谷。
 
  捊捊长发,又被风吹乱了。风就这样,吹啊吹的,我就这样,静静的坐着,任风吹皱了眸,吹疼了脸。这样端坐,算不算安静?只是这样的日子该是属于夏秋的任何季节,而不是冬,这个听着就让人想缩着脖子,或不敢伸出手的季节,我却就坐着。闭着双目,这样算是发呆吧,紧紧的将脖子缩在大衣里。我的脑袋却不是空白,总是无厘头的想一些事,或定格在一个人身上。我知道,在你的梦里,我从来没有安分过。
 
  总是喜欢将目光伸的很长,定定的看远方。今天还好,有云,在天空游荡。似是放飞了一个世纪的心情,就自由的荡在天空。我也想这样放飞自己,很多时候都想,不过,我的灵魂却是禁锢的,在自己的魂魄深处,总是不习惯将自己颠沛的太远,怕自己的魂魄出窍,找不到回家的路。
 
  睁开眼,远处的烟波似是停滞不前。凝固在眼底的,还有冬,滑过指尖的凉意。很多时候,我,抑或是我们,都该适应这些凉。这些凉,就像一些尘世的风情,淡淡的从昨日的暖没落成了今日的凉。也许,有一天,凉又衍生出一个暖,就像一个春,总是在冬极尽的凉意过后,才会泛出。当冲破枷锁的那一该,该是一匹喜悦,在心尖上晃。发呆,一个人,这是件欢喜的事情,只是静静的让心中的声音流淌。听,有淡淡的忧,还有淡淡的喜,抑或,又夹杂着酸甜苦辣,还有涩,这是个五味俱全的尘世,听到的也是渗透了各种滋味的故事,就连风中都是那些让人炎炎凉凉的结局。
 
  还好,我还会一个人发呆,数,风中的日子......
 
  一个冬,一直做梦,盼望有一场雪,但没有,所以,心都是皱的,只是,只有自己知道。干燥,在这个小城,总是让人的心也燥。一条直线的从夜等天亮,又轮回到天黑。然后,又等待,一个天亮,一个天黑。这座城池是我的,我却生出了些许的倦意。总想寻个机会,出逃,常常会被自己的这个念头惊呆,这是我生活的小城,我又该逃到哪里去,也只能一条直线的走,不关这个城市的事,我却不知怎么就炎凉了性子。不去关注太多的事,身边的人,抑或事。我读出了一些孤独。孤独和孤单是两回事。我常感觉孤单,因了,自己常常是一个人行走,读自己的诗,挥自己的墨。是心深处的炎凉,只是那分分合合的婚姻,让我的心,多了对这个尘世的冰冷。其实,我自己知道,有时候应该是大多数时间我的孤单是缘于我的文字。我的文字,是我的一座城,我的城池,我在固守。这是我心的一角,我将这个角,锁成一座城,从不邀请任何人光顾,自己沉醉,自己独醒,自己行走,自己荒凉。也许这只是我的认为。
 
  记得有人对我说“你知道吗?文字是写在水上的,会流走。”当时,我是在安静的笑,抑或,还和着一丝丝清泪。也伴着想像,想像我的文字,就这样静静的流淌,如小溪般,涓涓的流着。会被谁捡拾,又会被谁吟着,又会被谁沉在心底?静静的笑,没有人懂得,我只知道,我的文字,是我的城池,就此将这些文字垒满我的城堡。一个人,静静的看,静静的听,静静的笑,有些尘,有些花,还有些清淡的丹青色。
 
  习惯关注天气,在心底,沉着一片风景,我想我早就迷落了自己,在属于远方的城池里,这个城池。
 
  下雪了,一年,又一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还是听着,静静的独行在尘埃深处。
 
  其实,一个人,一座城,静静叹息......
 
  而现在,我有自己喜欢的人,每天早上晚上都在一起,很开心也很知足,我只希望这样一直走下去,而不是我一个人。

一个人,一座城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uibimeiwen/14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