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随笔美文 > >那年,那人,那景

那年,那人,那景

2018-02-24 10:29  作者:醉笑   随笔美文

  生不逢时,蔚蓝的天空远去了形形色色的在世间挣扎的人群。哈尔滨雾霾的天空下穿行着各色带着微笑面具活着的人,你说悲哀并叹世间疾苦,你道不清世间百态,也说不明这微笑面具后藏着的面孔。为了活着而活着的人很多,久而久之,我们迷失在岁月里,被岁月的车轮无情的碾压后渐渐的走向死亡,没有神灵庇佑,没有来得及为自己的一生歌功颂德,人生苦短,道阻且长,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我们吃尽了感情的苦,承受了太多的别离,如果说这生活是由无数个别离场景拼凑成的话,那么也许我们都是合格的演员,我们演尽了悲欢离合,最后伤痕累累,奔赴黄泉。
 
  那年,那天,我遇见了你,我们从陌生到熟悉,从习惯到疏离,从疏离到归于陌生,一切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露出马脚,我用尽气力在尽头游荡,可我再也没有继续下文的勇气,好像,我们终有一日是要告别的吧,这种事,你不必抱歉,我也不觉得后悔,毕竟别离是生活的常态,我没怨言,所以我坦然离开了,在将来的日子里,希望你日日顺遂,开心幸福,我在没有曾经的那般执着和倔强了,面对任一种对我不公平的结尾,我都觉得是天意,可偶尔到了深夜我还是时常会想起你,即便我们之间有太多亏欠,我还是依然能想起你最初的样子,很多人很多事,都只是一个过渡阶段必须要经历的,没有遗憾,也不谈亏欠。
 
  可能这二十多年来有了太多不顺遂,让我对生活产生诸多的质疑,我用酒精麻痹自己试图逃避,可毕竟消遣和安逸都只是刹那间的欢脱,沈从文先生在边城里这样写,二十年间生人已成尘成土,死者在生者的记忆中淡如烟雾,很多道理我明白也就不再执着与那些不快乐的情绪做抗衡,因人生并不如所想的那样漫长,我能做的很少,我选择原谅你所有的欺骗。也选择,忘了你。

那年,那人,那景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uibimeiwen/14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