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随笔美文 > >相思迢递隔重城

相思迢递隔重城

2015-06-24 17:09  作者:笑红尘   随笔美文

  空气潮湿凝重,天色也愈发阴翳,似在酝酿一场声势浩大的雷。站在阳台,感受着微风吹拂,水汽沁润脸颊,心想,让雨水来得再快些吧,让清泠的雨声浇灭尘世的喧杂,让草木的清香溟濛炎夏的燥热,心情亦如被雨水涤洗过的那一抹亮,翠了青,翠了华年。
 
  站在阳台,总会不禁向西处遥望,葱茏葳蕤的植被似一扇青碧逶迤的巨大屏障,又如造物者遗留在人间的一把鲜妍折扇,纯净的看不到一丝黯淡。无论有无心事,只要放眼望去,便觉清凉怡神。
 
  当雨瓢泼而下,经风吹拂,又有了不同景致,如雾气升腾,又似烟云飘忽,心里暗自惊叹,这会是大地温热的吐息?夏日的雨,不似秋雨连绵湿冷,它来时汹涌,去时无声,快意的清凉伴着雷鸣澈入心底,久久不散。
 
  雨后,虽无苍藓盈阶,落花满径,却是云水从容,简净清凉。若是在家乡,我定会沿着清澈的湖水忘尘而游。犹记得中学时,每月仅有两日闲暇,而我总会骑上脚踏车,听着舒心的曲子,漫游于湖畔,任流光抛掷,亦不愿挽留。面前的湖水由清风乍起到无波无澜,一颗心,亦渐如止水,平静安然。
 
  湖里遍植莲花,将空气微醺,不知不觉间,便醉了心。远望去,田田荷叶间的点点红莲,其浅也,如粉如脂,如美人之腮,如酒客之面,其深也,如朱如火,如猩猩之血,如鹤顶之珠。近处旖旎的白莲,似幽兰不惊,如美玉无瑕,具松柏之骨,蕴桃李之靥,有风即作飘飘之态,无风亦呈袅娜之姿。片片芙蕖,红白交错,浓淡相宜,从容娴雅,逸致无穷。
 
  湖畔每隔不远便会有一处售卖莲蓬的小摊,而我总会将攒下的一部分零钱换取数十支,满载着清喜而归。翠绿的莲蓬细致而丰盈,亭亭玉立,可与春花媲美。轻轻剥开点缀其间的莲子,可煲粥,可煮茗,可生食,退暑生凉,口齿生香。每次我都会留下两三支,寻来瓷瓶,注入清水,将其妥帖安放在床边。淡淡清香,伴着窗前的月光,微凉了时光,亦沁润了梦。
 
  “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青碧的荷叶似女子的罗裙,在清风的轻拂下,袅娜生香。点点玉露玲珑晶莹,点缀其间,衬得荷叶愈发鲜活撩人。幼时,因贪玩折取湖畔触手可及的荷叶,被枝茎上坚硬的密刺划伤,自此,再不敢随意触及,只是远远地看,淡淡地品。
 
  之后,读到周敦颐的《爱莲说》,“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甚觉有理,想必他也定是被荷茎上的密刺扎到过手,才有此叹。而今,懂得了佛的悲悯,莲花的洁净,方知“出淤泥而不染”的真谛,荷花是有灵性,有慧根的,含着淡淡的清香而来,予人以安宁,予己以清欢,待到归去,亦在泥淖中自发幽香,不蔓不枝,世间污秽在她眼中,皆是慈悲,她愿用一生的明澈换取众生的清宁。故而任何随意的举动,于她,都是一种亵渎。
 
  亦是一次环湖而游,记得天空飘起了疏微的小雨,落在脸颊,如一个清凉的吻,顿时消散了炙夏的暑热。当时看到水面上被雨点漾出的水圈,荷叶边被蓦然惊动的小鱼,心神亦随之欢腾雀跃,竟也学着古人有模有样的赋起诗句来:“风动荷生香,柳醉云微凉,雨儿戏鱼儿,水面涟漪漾”,之后颇感良好,拿去给父亲看,方知作诗也要讲究平仄与格律的,最终,虽以失败告终,但每每思及,都会被自己的天真逗乐。
 
  不知不觉间,早已习惯了一个人静静地游湖,静静地听雨,静静地思考,那是一种美丽,亦是一种情致。是莲花让我懂得了慈悲,是云水涤去了内心的浮尘。如今,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会留一份独处的时光,一份淡然的心境给自己,岁月安然,我亦无恙。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此刻,面前虽无家乡那一湖清澈的水,一片恬淡的香,却因了一场淅沥的雷雨,有了清凉。无蒂的相思随着过往的风,穿过雨帘,去了不知名的地方。远望去,那扇葱茏葳蕤的翠绿屏障,依旧自适安然,渐渐地,一颗微澜的心,亦归于平淡。

相思迢递隔重城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suibimeiwen/29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