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游记随笔 > >厚道山里人

厚道山里人

2017-04-01 09:02  作者:王春华   游记随笔

  暖花开时节,我重访第二故乡豫西山城,看望老领导朋友,还要到响水河探望宋有德夫妇,了却多年的心愿。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在豫西山城工作时,第一次下乡驻村被派往响水河大队,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一住六个月,那是一次难忘的经历。
 
  响水河在熊耳山区,山大沟深,我背着被褥,步行两个多小时到达山口,在路旁供销社饭店歇歇脚,一位四十多岁的师傅笑嘻嘻地问:“小伙子,进山吗?是路过还是驻村?”我说是来驻村的,师傅说:“响水河一条山沟四十五里,大队部在宋家坪,还有近三十里呢,你吃饱肚子再进山。”他说的是实在话,下乡要吃百家饭,初来乍到,谁给你派饭呢?我吃了一大碗手擀面和一个馒头,填饱了肚子。出门走时,师傅又交代:“山里路不好走,三十里地脚不平,四十五里猴跳圈,紧过列石慢过桥,过列石要小心。”
 
  我在大平原长大,第一次进山,既兴奋又新奇,走进山口,松林青翠,涧水奔流,顿觉凉意。山间河流以山势流动,山路随河水变道,列石是勤劳的山里人用山上滚落的石头摆放的,排练有序,大小不等,形状各异。我快速跳跃过去,的确,多数石头是稳定的,个别石头是晃动的,走慢了是要出事的。十分八分钟便要跳过一排列石,或者走过用树干搭起的木桥,山路上少有行人,成群的山雀鸣叫着飞过。
 
  到了宋家坪,只见一处山坳里,只有几户人家,我被安排在宋有德大叔家吃住。他家小院紧靠山坡,三间正房,两间偏房,堂屋里只有一张小木桌,几把小板凳,打扫得干干净净。刚坐下,大娘倒了一碗水,走进里屋端出一盆核桃和柿饼,在门缝里把核桃夹开,把核桃仁填进柿饼,递给我说:“没啥好吃的,你尝尝山里的点心。”
 
  天已经黑了,宋有德大叔收工回来,在煤油灯下吃过晚饭,大娘已在偏房给我铺好了炕。宋大叔问我:“你带手电筒了吗?”我没有想到带这东西,一时无语,宋大娘进屋里拿出一个手电筒递给我说:“山里没有电,离不了手电筒,不仅能照明还能防身呢。山里有狼和野猪,万一遇到了,用手电筒照一照,野兽就跑掉了,拿着用吧。”
 
  在响水河驻村六个月,走遍了村村户户。深山区日照短,土质差,粮食产量低,口粮不足,国家供应一份统销粮,唯一的副业木耳是砍掉山坡上碗口粗的桦栎树生长的,收入不多,却付出了毁林的代价,山区群众缺粮缺钱缺衣,一天只吃两顿饭,天明出工干活,十点多钟吃早饭,天黑收工吃晚饭,早上糁子稀饭,晚上糊涂面,生活相当贫困,我深深体会到,改变山区贫困面貌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我在宋有德大叔家受到了多方关照,离开宋家坪时,大娘给我的提包里塞满了木耳和核桃。山里人的勤劳、朴实、厚道,和大叔大妈满满的情意,成了我心中的一笔债。
 
  三十年过去了,山里通了电、通了路,山更绿、水更清。这天,我专门带着礼品乘坐出租车半个小时就到了宋家坪,宋有德老两口正在翻晒香菇,见我来访,一脸惊喜。他们都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头上添了白发,但满面红光,身板硬朗。他们的小院盖起了两层楼,安了不锈钢扶手和栏杆,屋里有了沙发、茶几和彩电,院子里停放着机动三轮车。我们里里外外地看过后,便坐下来畅叙分别之情。又是临走时,大叔大娘再三叮嘱:“现在有吃的有住的,城里人都往山里跑,你一定带上全家人来避暑。”

厚道山里人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youjisuibi/125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