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游记随笔 > >散说江南

散说江南

2017-05-02 10:36  作者:贾全明   游记随笔

  四月的江南,总是迷蒙在一片化不开的烟雾中。
 
  其实要说是雾,倒不如说是,总是淅淅沥沥地下着,让街坊处在一场仿佛永远也下不完的雨中,一切都在迷蒙,一切都在沉睡。绕过小桥,步入院门,空气中弥散着淡淡的土腥味,透过石墙上的小窗望去,一棵低矮的芭蕉树被雨水洗得溢翠流碧,雨滴顺着叶脉向下汇集,压着芭蕉向着金桂树弯腰致敬。那金桂呢?则总是微微抿着嘴笑,默默不语,日不是属于她的季节,现在的雨水,只是为她添上几个新芽罢了,墙角的蜘蛛在卖力地修补着被雨水打破的网,墙下不知名的野花仰头静静地观看着这样重复的工作,就连砖雕的兰花也不愿错过这一场雨,趁机抹掉满脸的灰尘。门口的地砖微微地翘起了一角,让满地的雨水有机会涌入土地的怀抱。只是不知道这雨,是否也在静静地注视着这些细微之处的美丽,而为院子洒下春日的美丽。
 
  糊窗户用的油纸破了一个角,风带着雨调皮地跑了进去,顺着窗缝缓缓渗下,生怕泡坏了精美的窗棂。窗外一把淡青色的油纸伞在石桥上轻轻地飘过。院落前、小巷里,到处都弥漫着淡青的颜色。
 
  要不要学一学戴望舒,漫步在雨巷里,不知能否邂逅一位丁香一样的姑娘?仰望灰蒙蒙的天空,脚踏青苔丝丝的石板,雨丝连接着天与地,在轻轻地为雾气缝纫衣裳,以将小巷包裹得严实。天晴的小巷,可是万万没有这样的场景的。雨天的晚上,趴在窗户旁,却是有着一种“小楼一夜听春雨”的感受,就是不知道明朝的窗前,会不会有人在叫卖杏花?即便不是在长安,也是有着几分韵味的。
 
  牡丹不适合这里,只有杏花和丁香才属于江南。太过华贵的气息只会冲散这里静谧的氛围。同时,需要精心侍弄的牡丹,也是消受不了这样的雨的。
 
  望望河面,说不定有一个渔夫撑船行过。雨天不太适合打鱼,所以那渔夫的斗笠也就挂在船篷下,往日飞舞的鱼鹰也在船头梳理着羽毛。没有了渔网的搅动,水面也就只有船头划开的波纹扩散而开,抖碎了水面上的白墙,也抖碎了这一片春雨,缓缓地、无力地融入了水中。
 
  水总是和江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水蒸腾而起雾霭,总是会在风的指引下,在巷子里绕成流岚。水划过天空,也总是会映出一道长虹。在这里快步赶路没有任何意义,只有缓步慢行,静静地感受这一片永恒的静谧。

散说江南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youjisuibi/12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