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游记随笔 > >小寨沟散记

小寨沟散记

2017-05-10 15:38  作者:王玉红   游记随笔

  站在岭上俯瞰暮的小寨沟,小寨沟和诸多小山村一样,此刻正沐浴在一片声势浩大的花海之中,山山岭岭被淡紫色的桐花覆盖,其间夹杂着洁白的槐花及一片片绿色的麦浪。
 
  小寨沟隶属新安县磁涧镇掌礼村,它像一条银鱼,游弋于礼河和掌礼两村之间,有三百多口人。
 
  小寨沟有道深沟,沟里青石遍地,一泓清水从这里出发,漫过一道宽阔的青石坡,跌入一丈多高的山崖下的深沟里,聚水成潭。清水和青石相遇,它们的灵魂产生强烈的共鸣,一阵阵响亮的水声终日在沟内回旋,响潭沟因此得名。后来,人们在潭下筑坝,拦水成库,从此有了碧波荡漾的掌礼水库。
 
  我对这个水库的记忆,来自两条小鱼。不记得是几岁,我和母亲、二哥一起去小寨沟的外婆家。二哥出去玩,带回两条小鱼,母亲把小鱼用面裹了,炸得金黄。这是我第一次吃鱼,味道鲜美得如初春的一缕清风,鱼就来自“外婆家的水库”。母亲说,她年轻时,水库中水很深,雾霭霭的,那时的鱼能长到十几斤重。水库的水,被抽到山岭上,浇灌庄稼和蔬菜还有果园。在食不果腹的年代里,这个水库,让村民的日子不至于那么艰难。
 
  走过一段羊肠小道,站在山崖上,俯视如今的掌礼水库。水库被树木和两岸的高崖拥簇着,犹抱琵琶半遮面。经历了长久的激情澎湃,那泓清水和青石都被岁月及黄土覆盖,沉入地下。响潭沟变得非常安静,只有无拘无束的风从沟里掠过。水位的大幅消落,让水库呈现出一半草原一半江南的风光:一半风吹草低,树木林立;一半水波淼淼,崖和树倒映水中。
 
  和礼河村熙熙攘攘的游人相比,掌礼水库犹如养在深闺人未识,极少有人去欣赏它的风姿,大概只有小寨沟的老人们偶尔会去想想它,看看它,回忆回忆它曾经的风光和喟叹时光的流逝、人生的无常吧。
 
  母亲不止一次对我讲起她的童年。每当她说起小寨沟那吃不完的黄杏、甜滋滋的柿饼、鲜红的大枣、红丢丢的苹果……都让我对小寨沟无限地神往。
 
  顺着新修的水泥路进入村子深处。时隔几十年,小寨沟里的果树之多,仍是让我羡慕不已。古老的柿树、核桃树、樱桃树、杏树、梨树随处可见……这些果树,不是大片大片种在田地里,而是生长在庭院中,在房前屋后,在路边,在沟底,皆枝叶参差,根深叶茂,一座座房舍掩映在一棵棵果树之间。四五月,早已是花褪残红青杏小,二三月的小寨沟该是个什么样的景象?一定是桃花红,梨花白,樱桃花云一样落满沟沟坎坎。又不敢想象,到了收获的季节,它又会是怎样的一番盛景……
 
  樱桃树是小寨沟最多的果树。村里历史最久的樱桃树,大都在沟底。好多樱桃树的年龄超过了一百岁。老院子是天井窑院,至今仍有许多人家住在老院里。倚着岭势掘出一孔孔窑洞,三五孔窑洞组成一个院子,院子外面就是一棵棵顺着山沟栽种的樱桃树。
 
  一棵棵百年樱桃树,把沟底铺了个严严实实,你要站在樱桃树下向上看,一片被枝叶裁剪的天空也甭想看到。走在樱桃树的绿荫下,想起儿时吃的樱桃就来自这些树上,抚摸着树身,犹如挽着外婆的手臂,备感亲切。
 
  表哥家的院子,是典型的天井窑院。院子正中种着一棵梨树,一株葡萄树发了新绿,正伸着长藤向着葡萄架攀缘。院子里放着一架梯子,这是表哥发明的摘樱桃神器。樱桃好吃果难摘,有了这个可以在果园里随意伸缩移动的梯子,长得再高的樱桃也逃脱不了人的手掌心。
 
  去年冬天,村里新修了水泥路,一条路让村子旧貌换新颜。和许多农村一样,小寨沟的年轻人多在外面打工,很多在市区买了新房,有了小车。每年初夏,红彤彤的樱桃,唤醒了一个个游子对故乡的记忆。游子回到村口,遥遥望见一棵棵缀满果实的樱桃树,仿佛看到了亲人,因牵挂,在村头站立……

小寨沟散记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youjisuibi/12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