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游记随笔 > >江南梦影(一)

江南梦影(一)

2014-11-03 17:53  作者:佐如兰   游记随笔

        一直不敢颓然下笔,害怕我凌散的文字,惊醒我睡梦中的江南。  
       
        一
 
        记不清这是麦城第几个没有下的冬季,天空只是灰蒙蒙的苍白,枯败的叶子被寒风卷起没有预兆得跌落,就连轻巧和蔼的白鸽也懒得斜斜地掠过没有尽头的天边。停落在红色的房顶上像诗人散落的凄美章节。
 
        在余夜未尽的凌晨醒来,并不想睁开眼,双手拥着怀里把脸颊紧紧地贴在我胸口的女子,浅笑着睁开眼,小巧精致的容颜,浓而密的睫毛似栖息在花丛上的一只只蝴蝶轻轻翼动着,柔软的长发铺下来,盖住了半边略显苍白的脸,我轻轻地伸出一手,拈去那几缕遮在蝶衣脸上的长发,指尖缓缓地滑过洁白如玉的肌肤。
 
        离歌,女子醒了,温柔地笑着,轻唤我的名。我感到幸福,在这样一个平淡的早晨醒来,我深爱的女子用极悦耳的声音轻唤我的名。
 
        你又做梦了么?蝶衣抬起眼,灵澈迤逦的双眸很是关切地盯着我看,我点点头,坐起身来,从床头的柜边拿出烟包抽出一支烟点着,蓝色的烟雾腾起来,如雾如纱。
 
        唉,你总是做一些奇怪的梦,女子轻声的叹息,似一份失落又似平日里调笑的模样。她从柔软温暖的丝被中抽出一支手,接过我手中的烟,放在一旁的烟缸里并掐灭,她俯上身来,开始吻我,有淡淡的香水味触动着我每一根神经
 
        我喜欢你傻傻的样子。
 
        我听见女子在我身旁喃喃的说。这是一个凄迷并凄清的冬季的早晨。

      

像迷恋我深爱的蝶衣一样深深迷恋着我魂牵梦绕的江南。我常常会梦见已行走江南水乡的雾气里,在恰若青石向晚的街道上,听潺潺的流水声清伶卓雅地从长街短巷里传出,会梦见安静得如同熟睡的婴儿似的碧波、扁舟、凝重的石拱桥,依水而建的民居,这一切,时常在我的梦里缠绕,如同蝶衣的身影令我深深地向往。我一直认为自己有一天会背起简单的行裹向我梦中的江南出发,我想我会一路写诗,一路流浪,一路漂泊,只为我迷恋的江南,可是,江南又在哪里?我不得而知。我想,也许我所依恋的江南会在远方,我所无法到达的地方,被时光空间相隔绝的远方,我只能梦着她,梦着她的柔情似水,梦着她湿漉漉的纯美,她悬在我午夜的梦里,像天边的彩霞一朵深深地诱惑着我那终日在喧哗的闹市里疲惫而厌倦的心,无形中便有一种渴望,渴望脱离这钢筋水泥的车水马龙和流光溢彩,去幽静出俗的江南,也许到那时,我会牵着我深爱的女子的手,静静地走过泛着青光的吊板路,和她相拥在青瓦屋檐下聆听最细腻的声,在日复一日中慢慢老去,在我渴望的世界里和我心爱的女子一起厮守着岁月的流逝,这也许是最纯真的幸福。而那将来陪我走过江南的女子会是我深爱的蝶衣吗?也许是,也许不是,谁说得清呢?只是也许而已。

我时常向蝶衣说起我睡梦中的江南,女子总是会若有所思地望着我的脸,又似一份漆漆的惆怅,幽幽地说,江南到底是怎样一个地方,竟然叫你如此着迷。

我不知道,我说,我托起女子失神低下的脸,在她的面颊上淡淡地吻着。无论那是怎样一个迷人的世界,没有你在我身边,依然地无法让我感到安定,女子抬眼看着我认真地说,那神情里写满温柔。

蝶衣,相信我,有一天我会带你去江南,一起去看江南的细水常流,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在江南,女子紧紧抱住我,冰凉的涌出双眸,一落在我的胸口像晶莹的珍珠一串

嗯,我相信你,我一直都相信你。她轻声应道。

蝶衣,如果可以,我愿意带你去江南。可是,我可以吗?

我不得忆起了之诺。

白光泛滥的夏季,白昼变得漫长,惨白的阳光仿佛惩罚着人们的骄傲,冗长,热烈。2006年。

我时常会站在这顶楼的玻璃窗前,静静地俯视着这座小城繁忙的街道,看人来车往,看天空湛蓝,看如火鸟似的飞机拖着巨大的轰鸣声落寞地滑过天边。我喜欢这样安静时光,在无声的世界里,驾驶着我平静的思想,一如我迷恋这样平静的生活,在每个有阳光漫进房间的早晨醒来,站在人如潮涌的街头想念我的之诺,这样的生活,单调却毫不慌张。

之诺喜欢从背后轻轻地环抱住我,把头靠在我的背上。她是一个需要人疼爱的女孩,她的善良会让她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轻易地受到伤害,她亦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孩子,她常常会忧郁地对我撒娇着说:我喜欢江南女子,那种温柔细腻毫不张杨的女子。而我总会轻轻地摸着之诺的头发,对她说:诺诺,你已经具备了江南女子的秉性了。

每这时,之诺总会抬起头,望着我的脸,轻轻地问。

那么,离歌,我可以做你深爱的那个江南女子吗?可以吗?

我浅笑,只是把这当做一个玩笑,并不说话。之诺便会失落地低下身去,依旧将头靠在我的背上,稍稍地用力,在我背后低声地抽泣,我的眼前便清晰地浮现出平日里之诺那笑起来苑如一只可爱的小免子的清纯模样,只是心疼犹如三月的雨浸透心扉。

我能爱吗?不,这样一个温柔可人的女孩,我只想疼她,我想,我会为之诺的幸福付出一切,但是,我不能爱她,喜欢与爱是完不同的概念,喜欢,也许只是一种依恋,而爱,不只是吸引,还有责任、时间、生命,涵盖着一切。之诺,对不起,我轻语,背后的女孩抱得更紧了。

总看见这个夏季的天空有大图的白云漂过的时候,之诺,总在某个合宜的时刻不厌其烦地向我提起江南,在我们手牵手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在我们相拥着仰望星空时,她总会在嘴里喃喃地说着:带我去江南,好吗?带我去江南,好吗?如梦如痴,亦喜亦忧,我总是回头漫不经心地问,诺诺,你说什么?之诺便如同从沉思中醒过来,慌张地应答着,噢,没什么。瞬间,我感到心底的愧疚吹散的云朵颠沛流离地弥漫开来。

之诺在一个雨水浸漫的下午毫无征兆的离开,给我留下一张纸条:我去了江南,我深爱着的江南。然后那个从前每天晚上都会倚在门口等我下班并笑吟吟地唤我的名的女孩就这样简单而意外地消失在我的生活中,就这样执着并留恋的离开。

夏季在一场淋漓的大雨中转弯,既而是萧瑟的秋季扑来。对之诺的思念开始连成解不开线,秋风一夜夜灌进我睡梦中凌乱的夜色里。

2006年秋季,我开始迷恋江南。一种淡淡的至粹的迷恋。

这是2008年的冬末,没有雪花飘飞的冬末,一切看起来都像是平淡无奇,阴霾的天空蛰伏着久未放晴的压抑,就连寒气袭人的午夜也是潜伏着死一般的寂静,偶尔有隐约的犬吠自如水的夜色里飘缈的传出。

这是梦么?还是现实?

我看见那个身影,小巧兼乖张的身影对我笑,那笑里满是调笑的模样,她俯下身来,轻轻地在我身边说,离歌,我终于到达了江南……然后她慢了地转身,背后是霞光四温的小巷,金黄色的阳光落在她弱弱的双肩上,她往自离去,轻盈舒缓,我张开嘴,在身后不舍地唤她。

之诺,之诺……

她不应直至背影消失。

我兀地从床上坐起来,蝶衣背对着我?座在床边抽泣着。

蝶衣,我唤她,她不应。我向前靠了靠,伸出双手将她揽在怀里,她转过脸,泪水涟涟,像一个无辜地孩童一般看着我。

离歌,你又做梦了是吗?

我点头,伸手拭去女子脸上残留的泪珠。

你去你的江南吧!去你梦中的江南,女子望着我说,我盯着她的双眼,她别过脸去。

别折磨我了,好吗?每天夜里,你躺在我身边,我感觉到你的温暖,可是,我却没有安全感,你在梦里一遍遍地喊着那个女孩的名字,而我睁着双眼在夜色里偷偷地哭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是怎样的一种心痛,我只能装着什么都不知道,我抱着你,但是我却看见自己的孤独是那么的庞大,在黑夜里在你的唤声里独自旋舞着。你说你会带我去江南,可是,那江南是属于你和之诺的,一直都是的,

她已经深深埋进了你的心,无论是你迷恋的江南,还是你忘不了的之诺。去你的江南,找你的之诺,好吗?女子望着我,眸里尽是乞求的神情,我欲语,她伸出欣长的手指封住了我的唇。

离歌,我爱你,一直都爱你,过去爱你,现在爱你,以后还爱你。我会等你,等你从江南的水雾里回来,你要快乐,无论是在我身边,还是在你梦里的江南,我都希望你幸福,也许,你不会再回来,但是……

女子的声音平息了下去,我用吻封住了她的唇,像在用心吻着一朵风雨中的颤粟的蔷薇。

蝶衣,答应我,等我回来,我一定会回来。

女子紧紧拥住我,嘤嘤地哭泣,不住地哽咽着,我等你回来,我等你回来。

冬末的夜愈加沉沦。

离开。

在冬末春初的季节里离开。天边有烟火升起,绚丽来不及坠落便“嘭”地炸开来,星空飘下琐碎的底片,似灿烂的记忆在空中统统放开,受到惊吓的鸟儿扑腾着翅膀急急地飞开,阳光从头顶下来,带着淡淡的牛奶香味。

在拥挤的车站,蝶衣轻轻地拥着我,一如多年前那个梦想着江南的女孩,在我耳边喃喃地说着离歌,我等你回来。

分开时,我们彼此相视而笑。那笑里有千言万语汇为无声的交融,我踏上列车,回头看的时候,女子扬起很好看的美脸,在分别的人群似一朵傲日开放的蔷薇,那样过目不忘的美丽,值得用毕生去相遇。

列车行驶在平犷的原野上,不断变换的是蜿蜓流向来自远方的小溪,矮矮的丛林,裸露无边的沙地和干涸枯败的水田。我不知道这将是离开还是回归,也许远方的江南正演变着千年不变的容颜迎接我这样一个浪子或归人的到来。她们的脸在浮动的空气中闪现,嗔怒的,浅笑的,开心的,难过的,无声悠然或隐或现。犹如段章,遗落在易逝的流年。

我在心底无可多加地想念她们,还有江南。

我是真正到达了我日夜牵挂的江南,不惊喜,不彷徨,从容安定犹如平日里简单的生活。

在凤凰镇的迷雾中行走,仿佛走进了远古的梦幻,落日下的江河水尚在记忆里急速的流泻,那原始和荒旷的感觉不旨退去,温柔的小巷就已将游人揽在臂弯里。一切都将是我梦中曾不停出现的场景,黑色的青瓦,坟土般的墙壁,泛着青光的石板路,微服、乌蓬船、明清遗风的楼阁雅致地坐落在湖边。此时,正值晨曦乍现,晨雾虚无缥缈,犹如置身幻境。

这便是我曾一度迷恋的江南,恰如自然温和、恬静婉约的湘西女子,日复一日地在晨雾弥漫的湖水边梳理着千年不变的花样年华。

我并不知道自己该往哪边走,像一个迷路的孩子般呆在转弯处。看朝阳从苍翠的山后爬起来,第一阳光落上记载着凤凰的似水年华的民居的黛色屋顶,早起的人们从巷口穿过,青色的石板路上抱出长长的影,在明晰金黄的光线里穿行,像极了背着美丽光环的天使。

我会遇上谁呢?在这样经过千百年的厮磨而造就的一度精神栖所里,在这样一个懒惰的早晨,会遇上戴望舒笔下那样有着忧郁眼神娇好容颜的女子撑着油纸伞从小巷里静静地穿过吗?兀而想起蝶衣,她的双眸,她的浅笑,在这样我思念了很久的江南的一条莫名的小巷里。同她美丽的邂逅吗?我可以吗?

我抬脚,转过街南,真的与一位清爽明亮的女子相遇,在那里,彼此眼看时,无可复加地震撼,相互在那里,时间在一瞬间立格,世界也仿佛为这天造的巧合而沉默,一切都宛如故事后完美,一切都已真实的发生。

诺诺,我轻声唤着,像很多年以前温柔且细腻地唤着,我看见泪水慢慢从之诺的眼里涌出,她仿佛不敢相信却又试探着走上前来,猛地扑到我的怀里,紧紧地抱住我,像多年以前的那个孩子般嘤嘤地哭泣着。

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

我听见之诺不停地用含混不清的声音重复着,我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依旧柔弱娇小。

薄薄地青烟从沉寂的民居里升起来,被风担着淡开来。江南,果然是一个我情伤别的漫柔之乡。

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家,好么?之诺在我怀轻轻地说,“家?”我在心里一怔,但随即又伸手摸摸之诺的头发,点头应允。之诺牵着我的手,缓缓地走在冷清的小巷里,很慢的步伐,彼此都不说话,我侧目去看一直低着头的之诺,比从前更多了一份矜持,容颜也更清秀,眉目间自然地透着淡淡的惆怅,我不由自主地握紧了之诺的手。

在一幢傍水而建的木房前立住,两层,宽大的木门轻掩着,之诺引着我走进去,推开门的时候,我看见凝重斑驳的门面上端正地刻着:梦里话离别,江南柳风新。有新凿的痕迹,进门后,正看见一位英俊的男子迎上来,一脸浅笑,透着江南水乡的纯朴与执着。

你果然来了,忆君一直说你会到来。

忆君?我轻呼,之诺松开我的手,把手中的行李递给男子,男子便熟练地提着我的行李上了楼,木楼梯“咯吱咯吱”作响。

别君后,忆江南,少年梦归去,看透花红香靠尽,却道好个。常梦里,话离别,江南柳风新。之诺缓缓地涌着,双眸浅带着失意地看着我的脸,随即用手很乖巧地指向正俯在二楼的走廊上微笑着看着我们的另子。

他,是我的新郎,我追逐了许久的江南。

我顺着她的手指望处并对她浅笑,证明他会是之诺一直追逐的江南。

午夜毫无征兆地醒来,月光从前穿过水般洒在木地板上,侧耳听来,竟有笛声传来,如同漂浮在头顶却又远在天边,凄迷的夜里,是如痴如怨的般笛声在歌唱,我轻声下床,至床至后窗,安静地如同熟睡的婴儿般的河水正中,一轮圆月倒映,一切都如梦幻再现,我忆起我的蝶衣,在这样美仑美奂的夜里,还会在黑色里无声地流泪吗?

敲门声轻缓的响起,开门,之诺走进来,像她十八岁那些年少的日子里一样从背后轻轻地抱住我。

离歌,她唤我。我一直在等你的到来,在这片江南的水乡里等待。还记得二年前离开的那个下午,麦城的夏季下着很大的雨,我决定离开,却不知道该去哪里,在那片没有你的陪伴就陌生的城市里,我独自一个人在雨里毫无目的走着,像一个孤魂野鬼,走得累了便在公园里的长椅上睡着,醒来时看见现在的他一脸温柔地在床前看着我,他告诉我可以送我回家,但我只是不停地说着,我要去江南,我要去江南。然后他便带我来到了凤凰,我告诉他我喜欢这里,他便卖掉房子买下了这幢民居,然后我们便结婚,然后,然后……

之诺停了停,我感到冰凉的液体沾湿我的后背。

然后我开始发了疯似的想你,吃饭时吃到一半会想你,在街上看见陌生人熟的动作会想你,然而他只是用他的纵容包容着我的一切,当生活开始被平淡占据时,我也会偶尔想起他的好,虽然我还是会想你,但是我依旧努力做好一个妻子的义务,我终于慢慢承认找到了多年以前一直迷恋的江南,但是,那些年少的日子依然美好,我开始明白,我爱你,这是我的快乐,但是,我所爱的也许只是你身上的某一点,并不是你的全部,你身上的某一点在某天闯入了我的生活,也许只是一句你好或是莞尔一笑,我以为我爱上你了,然后不由自主地爱上了你,那只是一场危险的游戏,真正的爱不把年轻当作资本而占据的轰轰烈烈,而是两厢情愿的细水常流。离哥大叫我明白了,我不该自私地把你扩大到整个宇宙,我从前以为没有你我就失去了生活的勇气和信心,我以为你是我生命的全部,但是当你离开我的生活,我看见美丽的江南,我狂热的心竟然慢慢平静下来,对你的想念也被时间慢慢消磨掉了。离歌,我依旧很伤心,因为不是你陪我在江南,但是,我会过得很好,因为,我对了他,同样是他,曾迷恋的江南,我想我会在这里和他一起慢慢地老去,到那时也许会依旧想起你,但是我肯定,那时白发苍苍地我们一定会是微着想起你而不是像十八岁那年一般一到你就会莫名地流泪,离歌,你相信我吗?

我转过身来,将之诺拥进怀里,在她清凉的额头上浅吻。

诺诺,我相信的。

窗外,月光如练,悠扬的笛声从微凉的空气时传来。长夜如此漫漫。

清晨离开时未曾看见太阳升起,小镇竞漂起蒙蒙细雨,在冷冷清风里,我即将踏过街边的石板,躲在屋檐下离去。之诺站在巷口,他立在旁边手里为忆君撑着伞,浅笑着目送我告别只是晃眼而过的江南。在朦胧的清里到来又在朦胧的清里离开,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缘。转过街角时回头看,之诺和他依然站在那里,像一幅泼墨的水墨画,我挥手,转过了街角。

我不是归人,我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对于我曾深深迷恋的江南,曾无数次在我梦里纠缠的江南,我来过并匆忙地离开,我走在被雨水沾湿的石板路上,想念夏日泛白的麦城,我想我的蝶衣,我深爱的蝶衣,一定会在我离开的那个车站守望着,守望着我的归来。

蝶衣。

蝶衣才是我苦苦追寻的江南,叫我安定的江南。我将面对漫漫长路,因为我的江南。

 

江南梦影(一)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youjisuibi/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