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游记随笔 > >雨中吴山处处青

雨中吴山处处青

2014-11-05 15:54  作者:落叶有痕迹   游记随笔

        “杭州阿六头”在他的著作《杭州的那些人那些事》中说“杭州人的生存哲学是入世的、积极的、也可以说是非常的热爱生活,他们一生一世都在琢磨如何才能活得更好、活得更明白。”
 
        吴山,俗称城隍山,便是杭州人活得更好、活得更明白,更平凡,更草根的一个休闲去处。若你身在此乡,偶尔举足,便可以触摸到那葱茏的烟,濡湿的石阶,残碎的黛瓦,斑驳的庙墙,柔弱的花草,飘渺的梵香。
 
        某个晨起,有风低语,“今日吴山、九点、老地方,吃茶,风雨无阻、不见不散”。
 
        妆罢,雨声渐起,远远地透过窗棂,山那边有鸟的叫鸣。取伞撑起,不紧不慢走过几步小街小巷,悠悠地踏上历经沧桑的青石板,一坡一坡,一丛一丛,吴山便在脚下闲适地酿造着市井的美酒、醇茶、蔬果、天风……
 
        鼓楼——吴山的守卫之门。自认为没有一座城门会这么漂亮,这么青色,这么驿站,这么直率,这么温和。尽管它已不是儿时青苔遮壁,渗水滴答的古城墙。几乎所有的茶客都会将它作为约会的地点。所谓老地方、老时间——在鼓楼门前站定,守住一个清晨或许就是一个岁月。车马人流中朝代迭换、人际去来、河埠风韵、御街凰莽……时间在等待、流逝之中如轻云般划过,不会焦虑和烦躁,回忆加现实可以守候到天老地荒。
 
        “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可在山麓任何一处找到惬意的茶座,放眼满目皆绿,无论四季。豪不夸口地说“参差十万人家”,便有七万人家轮流上吴山吧,连及鸟宠、八哥、狗儿、扑克、麻将等等。
 
        最聚集人众处是伍公庙前,有儿时的教科书上说伍子胥惶惶然一夜白头过昭关,乃知白发是因愁而生。伍子胥虽然有“一剑霜寒十四州”的壮心,但是最总也落成愤慨恨世,悬珠吴京东门——箴言亡吴。“知否申胥本楚人,引吴攻楚有私因。可怜祖国好儿女,半作伍家偿命身。”此公、此事,历经千年也是褒贬不一了。今日吴越百姓坐席吃茶于其庙殿前,乃不忘“赤心忠良”立碑于潮神殿。透过幽深的宇屋,看他日日夜夜剑不离手,神情依旧忧郁卓识,更以烈丈夫之威使钱江“水患顿息”也堪称劳苦功高受益百世了。
 
        伍公庙前散布着茶室桌椅,兼备着家常便饭,杭帮菜肴,殷勤小二,满口乡音,不用招揽食客便纷涌而至,更是将那一片“吃茶”鼎沸成乡里相邻的会友。座前飘过,也许就是你的昨日邻居发小,惊呼岁月不老之声时时响起,那满山的碧树都为之摇曳。
 
        想我年少时节,便夹裹着梦幻的青涩去了漠南边远地方,那些年头,每每惊心觉起,濡湿的都是炊烟淡起的松香和鼓楼墙外的青石。也许是儿时的梦没有做完,所以一直放不下梦呓中的顽皮和遗恨,如今还企图将梦幻继续下去。殊不知岁月早已斑驳成桑木夕阳,黛瓦碎片,唯有那吴山拾趣一次又一次地跌落在童年的刻痕里,终生神往。
 
        ,忽晴忽雨,颤动的是青色的雨滴。雨中吴山,悠闲还是游仙难辨了。滴答滴答的韵律,冲洗了山路的尘埃,一首童谣在山顶响起,我们拾着怀旧的石阶,稳稳地上来了又下去。
 
        不会因为下雨而散的吴山茶会,在雨中更显它独具一格的悠闲和淡定,没有钱王,没有南宋,没有十二道金牌,没有发须全白的青年伍子胥,没有刀剑相伐的战火,甚至没有“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的白氏之愁。只有“兵兵乓乓、方正直率的,相当于犟头倔脑的棕色”的杭州话,在绵绵柔和的春雨中“市井”和风味着。一如落满台阶的槐花,没有理由担心它明春不会再开放。
 
        雨中吴山处处青!上山的和下山的总是那么自在、那么平凡、那么随意、那么鲜活、那么温润、那么风韵无暇……
 

雨中吴山处处青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youjisuibi/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