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游记随笔 > >话说嶕峣山

话说嶕峣山

2016-01-27 10:56  作者:张小丽   游记随笔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家乡的嶕峣山,既有仙,且高耸,自然遐迩闻名。《十道志》云,广成子往来嶕峣山,放逸山谷。
 
  相传广成子在嶕峣山炼丹修行,有一日终于得道飞化成仙,留下的峣巅仙迹,成为洛宁古八景之一。
 
  广成子何许人也?他是元始天尊的第一位徒弟,轩辕黄帝和商太子殷郊的老师。嶕峣山因广成子而显得神秘莫测。
 
  嶕峣山上有一眼龙井,传说井眼在地下和东海相连,井水衰旺与天下旱涝有关。山上有龙王庙,都说庙中龙王最体恤百姓疾苦,凡祈者必能如愿。
 
  因庙宇多,嶕峣山又被称为庙山。记忆中家乡每每遭遇旱灾,父老乡亲便会结伴前往庙山求神祈雨。说也神奇,庙山求雨甚是灵验,不知是求雨者的虔诚感动了龙王,还是久旱之后必有甘霖,往往求雨的人还没到家,一场大雨便啪啪落了下来。干涸皲裂的大地,顿时得以润泽,万物生灵瞬间焕发勃勃生机,不久这方天地又会迎来一个丰收年。
 
  拾级而上,与玉帝庙、王母娘娘庙和河渎庙不期而遇。沿着前人的脚印,登顶嶕峣山并不十分艰难,山势没有想象中那般陡峭,山间奇形怪状的石块星罗棋布,徜徉其中,抚今追昔,不胜感慨。
 
  翻开厚重的历史画卷,著名的崤之战即发生在嶕峣山腹地。秦晋的战车隆隆开过,多少英贤沦为历史褶皱中的一粒尘土。岁月的车轮裹挟着历史的风尘,几经沉浮,栉风沐雨,嶕峣山在笼着轻纱的梦中,观望着人世间的风云变幻。偶有风吹过,那是大山轻轻的叹息。
 
  穿过几千年历史的烟尘,如今的嶕峣山,早已褪去土黄干涸的底色,披上了绮丽的霞衣。横亘万亩的刺槐林蔚为壮观,每年花开时分,蜂飞蝶舞,一袭绿毯绵延起伏,朵朵白花点缀其间,清甜的香气蔓延浸渍,花不醉人人自醉。自山顶眺望,层层梯田一如写在山坡上的长短句,平平仄仄,满山的诗情画意,古老而年轻的嶕峣山独自妖娆着。

话说嶕峣山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youjisuibi/71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