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游记随笔 > >穿越东西涌

穿越东西涌

2016-04-11 08:01  作者:马继远   游记随笔

  沿着海岸线,从东涌走到西涌,既然能成为深圳久负盛名的穿越线路,肯定就不只是走八九公里路那么简单的事了。
 
  倘若初次前去,带着对穿越的神往,快步走上山坡,突然看到浩渺的大海、鼋头般扎入海中的山岩、群鲨上岸似的大礁石,人立刻会兴奋满满。
 
  俯瞰一湾白色乱石滩,海浪正反复冲刷着,便是东西涌海岸线穿越的起点。抛开矜持,顺着山壁上陡峭的“路”,踩着岩石,蹬着窠穴,抓住树根,扯住藤蔓,拽着有心人在险要处绑好的缰绳,手脚并用,小心翼翼,走下山岩,钻出茂盛的灌木丛,就来到了海边石滩。
 
  石滩上站着不少早到的穿越者,或凭海临风,或站上嶙峋的礁石,背对大海拍照留影。满滩鹅卵石,颜色缤纷,形态各异,有人童心大发,捡小石头往海里甩,比较谁甩得远。有恋人依偎着坐在礁石上,面朝大海,海誓山盟。
 
  接下来,穿越便在小海湾和山岩岬角间交替进行。海岸上偶见小片细白的沙滩,走起来最是轻松。更多海岸,堆满高低错落的大石块,人得在石块上跨越蹦跳着前行。石块挨挨挤挤,石面也足够大,且被海水侵蚀出斑驳鳞纹,一点也不滑,人只要体力充足,走起来并不算难。
 
  岬角据说都有名字,叫大排头、鬼仔角等,可没有标志,初来者也不知具体到了哪个岬角,这倒也无妨,只管沿着海岸线往前走即可。
 
  有几个岬角的岩石,褶皱层层叠叠,如倾倒的墙垣摞在一起,穿越者踩扒着岩层,上下腾挪,便能通过。有的岬角悬崖壁立,海浪拍打石壁,浪花飞溅,任谁胆子再大,也难过去,都只能顺着小径,攀爬到岬角上部的山梁,绕到前面的湾滩。
 
  穿越途中,最好看的风景,不是海景,而是那些石头。海水会因天晴天阴,呈现不同的颜色和气势。而那些石头,不管阴晴,一直那样美着。
 
  岸上的岩石,受到风吹日晒、海水侵蚀,生出了各种奇特的纹理图案,如同天书。有处岩石,布满大小窝坑,如蜂巢蚁穴,可能海里某种生物曾在里面安过家。岩石色彩交错,月白色、黄褐色都是寻常,引人惊叹的,是几片浅紫色岩石,温馨绚烂之极。还有处岩石,生着大团铁锈红,似石头上开出了大红花。
 
  海里的礁石,黑魆魆的,如同正排队上岸的巨鲨,或一个个翘首注目潜入水中的鼋头。原本,它们应该是连在一起的,长久被海浪冲刷,才分崩离析。距离西涌沙滩不远,穿越行将结束处,有个比较有名的穿鼻岩,岩石底部被海水掏空,形成一个洞,如同象鼻被穿,故而得名。
 
  石头虽硬,大自然却鬼斧神工,用时间来打磨,让石头开花,使石头变形。人在东西涌穿越,花费不过三四个小时,而沿途看到的那些石头,已在时空里穿越了上亿年。

穿越东西涌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youjisuibi/81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