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 > 游记随笔 > >旅行

旅行

2014-10-27 17:25  作者:欧阳慕爇   游记随笔

    生在江苏,长在江苏,我对旅行的最初印象就来源于江淮的美景。
 
    小时候最常去的有两个地方,一是扬州,一是南京。
 
    爸爸妈妈都在扬州念的大学,时常给我讲他们上学期间在扬州的点点滴滴。
 
    第一次去扬州,逛了瘦西湖,当时不知道西湖和瘦西湖有何区别,朦朦胧胧地记得坐在湖面的游船上,清风拂面,杨柳依依。以至于后来学到“杨柳依依、霏霏”的离别场景,我却总是联想到瘦西湖河畔的垂杨柳在风中飘荡的场景,觉得无比温馨。
 
    记得小时候住石塔宾馆,没有地理方位的概念。长大后再去,老爸又指着石塔告诉我,你小时候来这里玩过,我们住在那里。
 
    史可法是扬州城永远铭记的英雄,史可法纪念馆是妈妈上学期间最常去的地方。数点梅花亡国泪,二分明月故臣心,每当读到这两句话,心中总是一惊。再读到“淮左名都,竹西佳处……”的句子,不禁潸然泪下,扬州城,你凝聚了多少血与泪啊。
 
    扬州也有园林,个园便是代表,个园的竹叶,就像一个个“个”字,园子也因此而得名。扬州不是江南,但是园林有着和江南园林一样的特点——温柔细腻,怀瑾握瑜。且不说那青砖黛瓦雕梁画栋,单是那文人骚客留下的笔墨文章,便足以让人流连忘返。江浙才子仗着天高皇帝远,仗着年轻气盛,写出那么些流芳千古的文章,为后世积淀了宝贵的财富。北京则大不一样,处都标榜着皇家的恩威,虽然也有模仿江南造出的角色,却永远是东施效颦,没有韵味。
 
    南京是六朝古都,虽经历了历史变迁,金陵的王气怎么也不可能黯然就收的。
 
    对南京的印象,来源于诗歌文章。什么“凤凰台上凤凰游, 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 晋代衣冠成古丘”、什么“钟山风雨起苍黄”、什么“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最能勾起我欲望的还是《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小时候常常听妈妈读,可是我这个榆木脑袋,却很少用心体会这篇文章的美感。等到长大了,自己读,才发现自己从小到大错过了这么多美景(当然,是妈妈描述出的美景)。对于那个传说中的“秦淮河”,我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比较遗憾的是,到现在也没去过秦淮河,哪天要在薄雾的深夜,和另一半儿坐着小船,泊于河上,听几首小曲儿,品几口香茗。杯子一定要是紫砂的,茶叶一定要是碧螺,一小口一小口地泯着,应该会无比美妙吧。
 
    多么想,在这美好的夜晚,带着心爱的姑娘,回到梦里的水乡,伴着《姑苏行》,饱览江南的风光。

旅行
http://www.suibiyiji.com/suibi/youjisuibi/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