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经典散文 > >冬夜,那一盏灯

冬夜,那一盏灯

2017-12-11 11:26  作者:麗澤嵐影   经典散文

  就在抵达花莲的第二天夜晚,我离开摆放计算机的长桌,兀自站立于窗前。透过几乎无尘的清澄玻璃,我看到了前方不远处,那灯火通明的“全球寮房”,就像慈母一样,展开双臂,欢迎那八百多位飞越千山万水的海外游子,平安归来……
 
  这是多年以来,第一次能够在花莲静思堂,亲自目睹园区的夜景幻化。有别于以往的视野狭窄的地下二楼,这次的工作室,特别选在与讲经堂紧邻的四楼寮房区域。此处,内部空间宽广,外面视野辽阔,无尽的远山近树绿韵泼洒,绵绵的细山岚轮流映照,建构出了不同于艳阳烈日、秋黄记忆中的殊胜场景。
 
  一群六、七十位来自台湾南部,负责记录这次海外营队活动的人文真善美团队,就乘着这份久违的特殊因缘,泼洒满途的秋冬金黄视野,在两面海洋(注1)的殷殷呼唤声中,跟随着四百多位慈济志工,从清晨薄雾的高雄出发,搭乘列车经由南回铁路,奔驰于花东纵谷平原之中。绵延不绝的中央山脉,从南到北一路相随,并且在花莲静思堂的风景名片里,默默担纲重要的背景角色,无论是静态或动感,也不管天青或阴雨。
 
  站在四楼窗边,遥望外头绿意景色。整天的绵绵细雨业已暂时停歇,远处的缥缈山岚正在恣意挥洒,一座造型微曲、弧形建构的九层楼“全球寮房”,就在这绵延黛绿山峦以及波动白雾岚影的衬托下,傲然矗立于几栋高瘦型建筑群之侧,显得格外的安稳、清新。泼墨自然,远离尘嚣,在这动静交替、天人合一的大地画布里,轻盈地彩绘出一幅犹如国画画家笔下的水墨山水图卷。
 
  这幅水墨氤氲的山水画作,不仅泼墨起了无尽优雅的自然风光景致,也点妆出了无垠的心灵视野境界空间,更挑染了那内在久违的蓬勃朝气氛围,让原本业已略显疲惫的身心,有了一番自我重新洗涤的机会。尤其是,当第一次走到窗前,目睹那幅山清水秀的自然美景之际,那份发自内心的惊艳与赞叹,竟然久久萦绕、涟漪不绝。
 
  这已非首度来到花莲静思堂,在多年无数次的徜徉流连之中,无论是晨曦映照、秋山烟雨,甚至强风豪雨、乌云蔽空,对于周遭的自然环境,理应并不陌生。只是内心纳闷,此一令人惊艳的大地美景,为何以前从未发现?几度思维,数次徘徊,我终于发现,原来这是所处的角度殊异、高度有别之故。在以前,至多仅是立于外头的二楼回廊,视野显然受到周遭树木和建物所阻隔;而如今,却是立于四楼高度之境,以俯视鸟瞰之姿,徜徉遨游于外面的自然境界。
 
  晨昏幻化,立冬时分,正当我抵达花莲的第二天晚上,一群群来自海外的慈济学子,正犹如燕子归巢一般,回到了花莲的心灵故乡。而就在这返家的重要时刻,我又依循着两天来的习惯,再度走到了窗前。洁净的透明玻璃,清楚地映照出室内的场景――两行长桌一路延伸,数根圆柱昂然屹立;桌上笔电孤寂罗列,桌前人员点点稀疏。
 
  此番静寂的场景,让人起伏的心思,也不禁随之而悄悄沉静了下来。外头漆黑,路灯微弱,趋前临窗,眺望夜景,却蓦然发现,不远处的全球寮房,竟是层层灯火通明,挥洒出不同于白天烟岚之下的另类风华。而更让我印象深刻的,乃是在这栋寮房前方的露天弧形引道上头,也是晕黄灯影点点。
 
  此情此景,着实让我这位离开台南家乡、旅居高雄的游子,一时心情悸动,久久无法静心平复。它就犹如一位慈祥的母亲,在寒风冬夜中秉烛,展开略显颤抖的双臂,热情欢迎旅外孩子的归来一般。是那样的令人心悸,那么的温馨感人!
 
  目睹这番动人的画面,也让我情不自禁地勾起了那“母亲一盏灯”的故事来。虽然,这类动人的真情故事,无论是古代或现代,无论在国内或海外,总会不断地重复上演,只是内容情节有所差别;但是,走过漫漫的人生旅途,那位朦胧记忆里的“母亲”,似乎已经绝非仅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而已了。她,正是无数闻声救苦观世音菩萨的化身,且随时随处陪伴着在外飘泊的每个人。
 
  至于那冬夜里的“一盏灯”,似乎也是无所不在。它,勾勒出一幅幅温馨感人的亲情画面,泼墨了一篇篇付出无所求的动人篇章,寒夜如暖阳,严冬成煦日,让这个世界处处洋溢着无尽的人间温情。虽然,那一盏灯,已从遥远昏黄的蜡烛、油灯,蜕变成现今明亮的灯影,但在人们内在的心灵深处,那股汩汩流淌的暖流,却是依然穿越时空、亘古弥新,而毫无一丝丝的淡化、褪色。
 
  一曲〈回家的路〉,就在这“燕子归来”的悠悠氛围之中,轻盈地逐渐浮现――
 
  “如果可以给你一双翅膀,到我心里飞,让我和你紧紧相随。如果可以让你放下疲惫,到我梦里睡,我会轻轻的擦干你的泪。到我心里飞,到我梦里睡;到我心里飞,到我梦里睡。”
 
  夜晚的花莲,静寂清澄,一条长长的人龙,拖着旅人的行囊,迂回路过巍峨静思堂,往全球寮房而去,逐渐隐没于漫漫的夜色之中。此时,蒙蒙雨渧飘落,绵绵温馨袭人,适时地肤慰着这群飞越千山万水归来的游子。在这微寒的孟冬之夜里,在那慈母一盏灯的殷殷召唤中,每个人兴奋的脸庞上,却是绽放着水珠处处,是雨水、是泪水,似乎业已难以分辨。
 
  “看不到的家是那么美,找不到的路是告别。让我牵你的手走一回,回到最初那场梦的旷野。”〈回家的路〉余音袅绕,伴随着这群远道归来的游子,沉沉进入那甜蜜的梦乡……

冬夜,那一盏灯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jingdiansanwen/147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