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花祭

2017-12-14 17:21  作者:龙鼎山人   经典散文

  妈,现在又是槐花盛开的时节了。三年前,儿植在你坟前的槐树已张开了枝杈,洁白的花挂满枝头。呵,妈妈,你闻到槐花的幽香了吗?
 
  妈,三年前的今天,天阴得湿漉漉的。门前那株老槐,正飘洒着花瓣,像下。妈,你知道你的灵车开进院子时亲人们悲痛欲绝的情景吗?最先迎出来的是五堂弟德满,他喜滋滋地问:“我婶出院了?”当我把那个最不幸的消息告诉他之后,他疯了一般冲向车门,揭开蒙在你脸上的黄布,只说了句“婶呀,你是为咱累死的呀”,便坐在地上蹬腿哭,直蹬掉了鞋子,蹬得脚后跟出了血……父亲跺着脚喊你:“老伙计,你怎么连一句话也不跟我说说,就这么走了呀!”
 
  我们兄弟一边哭着,一边把你的遗体停放在堂屋正中。四堂弟德林爬上树,折了一束槐花,编成别致的花圈,放在你的灵前。
 
  七十岁的伯父来了,鼻涕淌到了膝盖上,“你婶,哥哥给你磕头啦!”未等起身便晕倒在灵前。
 
  德满的儿子来给你烧纸了:“奶呀,你吃啥好东西都惦着我,听说你要出院,我还给你留下一只大螃蟹呢!”
 
  是的,伯父的孙子孙女,从来都亲亲地叫你奶奶,因为他们压根就没见过亲祖母。那是1953年,也是槐花飘香的时节,伯母撇下四子一女,告别了人世。那时德满刚刚一岁,哭着要奶吃,你把奶头从女儿嘴里拔出,插在小德满嘴里。那样的苦岁月,那样的家境,伯父续房谈何容易?于是,你把五个没娘的娃儿一起揽在了怀里。大堂兄德庆到城里工作,你把结婚时的新被给他打了行李,二堂兄德方去学开拖拉机,你又把唯一的毯子拿了出来……
 
  傍晚,当高中校长的舅舅来了。文化人的悲痛方式跟乡下人不一样,他亲自为你题写了挽联:教子女呕心沥血实为良母,相丈夫胼手胝足堪配贤妻。
 
  直到伯父的五个孩子长大成人,你才答应和伯父分家。异灶后,我们兄弟姐妹尚幼。你精打细算,节衣缩食,供我们读书。在乡里,你创造了三个儿子都上大学的纪录。1978年,三十岁的我考上了大学。我说:“我不念了。”你说:“念,不蒸馒头争口气!”我上学了,妻去队里挣工分,你身边,又多了三个累死人的娃。1981年,小弟德贵考上了西北工业大学,去西安路远,花钱更多了。那时的你,便时常闹病,你把亲友送你的鸡蛋偷偷卖了,给他凑足川资……
 
  妈,你知道为你送葬的场面吗?连绵的里,长长的队伍中,有你亲如姐妹的山东支边户毕大娘,有你多次给送菜吃的“五、七”大军高举厚,有你经常关照过的老烈属林二大娘……
 
  妈,今天是四月初三,是你的三周年忌日。你坟前的槐花像一串串白色的蝴蝶在风中飞荡。呵,妈妈,你闻到槐花的幽香了吗?

槐花祭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jingdiansanwen/147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