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经典散文 > >雪夜送报

雪夜送报

2018-02-08 10:46  作者:贤者无忧   经典散文

  寒冬腊月,冰冷的天空下着细,还夹带着点点花,飘落在小城的大地上,天地之间一片灰蒙,有点寒风刺骨的感觉。从朋友圈里得知小城周边的山顶已经铺满了厚厚的白雪。晚饭后,我和妻子卷缩在家里,打开电视,欣赏着精彩的电视节目。
 
  突然,我的电话响起。是我们作协的一位叫段祥兴的老师打来的。他幽默的说道:“刘老师,你好能干啊,《新金堂报》又刊载了你的作品《过年》,非常精彩啊,你看到没有?”文章发表了,就像一个孩子诞生,寒冷的冬夜收到这个消息,感觉非常的温暖。我说:“我没有《新金堂》报,没有看到,你能否拍一张照片发给我?”他说:“我的手机像素很低,拍出来看不清楚,要不,我给你把报纸送过来?”雨夹雪的夜晚,寒冷刺骨,很不好意思让他把报纸送过来。固执而又真诚的他,执意要给我送来。我们约好时间,在小区大门见面。
 
  站在小区的大门口,点点雨雪滴落在我的脸上,手脚被冻得有点麻木了。等了一会儿,衣着单薄的他,手拿一份《新金堂》报,笑嘻嘻的在雪雨中向我走来。看到我发表的文章甚是喜悦。雪夜送报的义举,让我非常的感动。我问他:“你从哪里过来?”有点口吃的他说到:“我在恒大工地上打工,作钢筋工,租住在十里小区,从那里走过来,也不远。”我紧握着他长满老茧而又冰冷的手,邀他到家里坐坐,他说:“明天还要上工地打工,要爬高高的脚手架,早点休息,确保体力。”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已经非常过意不去的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敬意和深深的感激。
 
  段祥兴是金堂县云合镇人,三岁的时候母亲就病逝了。初中毕业就回乡务农,协助父亲操持着这个家。尽管他早出晚归的干,全家人生活依然非常艰难。于是他远赴广东打工,挣来的钱除了最简单的生活开支都寄回家里。为了照顾年迈的父亲,他回到了家乡,在一家建筑工地打工,砌砖抹墙,钢筋电焊,他什么都干。到处漂泊、一路打拼的他比我稍大点,看上去却比我老很多。尽管他从事着非常繁重的体力活,他一直非常乐观、非常开心,自称为“老顽童”。因为他有着一个梦想,那就是当一名农民作家。白天他拼命的干活,夜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简陋的工棚里,拿出手机,一字一句的写着文章。接地气、有浓浓的生活味的文章从他长满老茧的指尖划出,不断地在报刊和网络发表,深受读者的喜爱。他在《农村青年》《风》《都江文艺》《四川林业报》《四川农村日报》《晚霞报》以及县内报刊和包括《人民作家》在内的网络平台发表有一百多篇(首)。代表作《我是我的老大》写的是不为浮云所动,留下真情的事。《中国不需要战争》在中印冲突中理性的发声。国家级报纸《农民日报》2018年1月9日以《振发乡村精神文化的文学家园》刊载了他这位“草根”作者的故事。文学梦点亮了他的心灵之火,在艰苦的生活中找到了丰硕的精神食粮。
 
  我也常常读到段祥兴的文章。有着泥土芬芳的文章,带着汗珠,带着乡愁,带着梦想,时常感动着我。读到他的诗,就让我想起故乡,想起那艰难的岁月。五十多岁的他每天为生计打拼,为生活所累,一直不忘初心,怀揣文学梦想,有着丰盈的精神家园。
 
  手捧着段祥兴雪夜中送来的《新金堂》报,感受到别样的温暖。我将这份报纸珍藏起来,因为它有着一个文友的一片真诚之心,有着雪夜里暖人的故事。
 
二〇一八年二月七日

雪夜送报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jingdiansanwen/147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