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经典散文 > >乡村夜趣

乡村夜趣

2018-02-24 10:19  作者:文章   经典散文

  我又一次回到知青下乡的乡村。北方深夏的夜晚,没有燥热,只有安宁,静静的。夏夜的星空,我充满了眷恋。星空给我的不只是辽远、开阔,更是心胸的一种博大,心灵的一种豁达。康德说过:世界上只有两种东西最能震撼我们的心灵,一件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法则;一件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
 
  我沿着村边的林荫小道独自散步,一切好静这个林荫小道,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了,想起当年我和妻子卿卿我我谈情说爱的地方,见景生情,真有点酸楚。在这里曾经生活过的村庄,情动牵绕,记忆犹新。越是安静,心境就越加浓烈。回忆打破了沉寂,揉碎了安宁。
 
  集体户原址的房子已经不见了,现在翻盖了新的瓦房。一切旧的迹象都不存在了,浓浓的怀旧之情,多几分伤感。青岁月,在这里悄然流逝,无法挽回风华正茂的时光。望着村头的大柳树,想起当年意气风发的男女同学在大柳树下学习“老三篇”,谈感受、话理想、表决心,现在想起来感到幼稚可笑。大柳树虽然又增添几十年的沧桑,仍然茂盛不衰。只有过去上工时敲的钟不见了,仍然还是乡亲们聚会纳凉、谈天说地、奇闻笑话的地方。过去的一些趣事至今依稀记得,现在细思,还供一乐。
 
  诗意般的乡村夏夜,在清风明月中,让人有一种的冲动,月的美在于她的羞涩与含蓄,像是美人的盈盈笑靥,不露齿的芳唇。“见客人来,却把青梅嗅”的羞涩姿笑,恰被一缕流云淡淡的缭绕。
 
  乡村是安静的,夏夜是祥和的,更富有诗意的。
 
  皓月当空,整个乡村都沐浴在碧净如水的月色之中。月光透过婆娑的树梢,洒下斑驳的光点,夜风、虫鸣、蛙鼓,组成了乡村之夜的交响乐章。远处传来“汪汪”两声犬吠,好似一醉汉突然插进两句醉话,让我在诗意中惊醒。自然天籁的声音让我真切地体会到,没有流浪在外的感觉。
 
  夜晚,按着乡村的习惯,人们都要出门纳凉。男人饭后一抹撒嘴巴,都聚集在李二家小卖店打麻将去了。女人也不甘心窝在家里,洗完碗,抱着孩子向村头的大柳树走去。大柳树仍然还是当年人们聚会的场所,树下聚集乘凉的全是陌生抱着孩子的年轻小媳妇,年轻人总是有共同语言的。
 
  女人们向往月亮,她们从小就知道嫦娥奔月的故事,她们目不转睛地望着明月,同情白兔和嫦娥的寂寞,也联想到村里的多数的青年男人们和自己的丈夫去城里打工,女人在家的寂寞,有与嫦娥同病相怜的感触。
 
  女人在一起,就像鸟儿聚在枝头一样乐,叽叽喳喳话总是说不够。她们最关心的话题是谁家的男人在城里打工,回来几个电话,寄回多少钱。最担心的话题是城里的歌厅、洗浴多,怕自己的男人学坏。说的最欢的是二楞子家的小媳妇,声音最大,带着肢体语言比比划划的讲,哪个工地的包工头领着酒店的小姐跑了,哪个村打工的在洗头房和小姐被公安局抓起来了,说得有声有色,滔滔不绝,不时引起阵阵大笑,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啊。
 
  乡村的女人,在夜晚中是最解放、最自由的。她们可以像男人一样,脱去上身的外衣服,穿着背心,尽享夜风的抚摸,明月的朗照。依偎在母亲怀里的孩子一动不动,想必是睡着了。咕嘟着的小嘴,紧紧衔着奶头不放,两只小手抱着乳房就像怕人偷走似的。母亲索性把奶头拔出,孩子便一阵乱蹬乱摸,直到复又含住。女人手里拿着衬衣,不时的给孩子驱赶着蚊虫。夜深了,又给孩子盖上衣服,唯恐凉着。
 
  村边的池塘和积水的泡子,都有气鼓的蛤蟆,呼唤应答,抑扬顿挫,平平仄仄,声音宏亮,怪中听的。一旦叫乱了调子,就像乐队指挥叫停一样,嘎然而止,鸦雀无声。准备好了,又重新合奏。
 
  月亮姗姗地移到南天,一副娇媚的倦态,闪烁的星星也显得暗淡了,昏昏欲睡的样子,不知是谁家的挂钟,悠扬的敲响了十一下,大柳树下的女人们被提醒,想到该回家了,各自抱着孩子走回家门。
 
  女人把孩子放到炕上,看到孩子鼻翅煽动熟睡的可爱,小嘴时而吮动,睡梦里吸奶香甜的样子,女人轻柔亲昵地亲吻了小宝贝一口,久久凝视着孩子,眼前浮现了幻觉:孩子大了,上北京读名牌大学,出国留学读博士……啊,不敢再想了。女人静下神来,躺下身,满足地闭上眼睛,要做一个辉煌的梦。片刻,她突然坐起身来,下意识看看旁边的枕头,想起了男人。“这个麻将鬼,三更半夜的还不死回来﹗”心里一边埋怨着,一边走出房门,情不自禁地向李二家小卖店方向望去,听到了远处的欢笑和争吵。
 
  夜 ,格外的静。水泡子里气鼓的蛤蟆大多数都不叫了,只有极个别的还在继续坚持着,声音沙哑,断断续续。
 
  女人等的有点不耐烦了,“把这死鬼找回来,要不,没完。”心里嘀咕着,穿上衣服第二次走出门来。当走到大街上,又觉得不妥,心想“这么晚了,没有一女的把自己的男人拽下来,唯恐别人不给面子。”突然,一个熟悉孩子的身影走过来,她和蔼地迎上去,“二尿子,你帮我把你大哥叫回来﹗”
 
  “叫大哥啥事”二尿子故意问。
 
  她迟钝了一会,“孩子闹,不睡觉,让他爸回来。”
 
  二尿子,憋足了气放开喉咙大喊了起来。夜,静极了。喊声震撼了整个村子。
 
  “该死的,小点声”。
 
  “振发大哥,大嫂睡觉等着急了,快点回来吧﹗”二尿子嬉皮笑脸调皮的又补充了一句。
 
  她的脸发烧了,脱下鞋子追赶着二尿子“小死鬼,等明天看我咋收拾你。”
 
  李二家小卖店处传来了一阵哄笑声。她再竖起耳朵,听到一片散局的骚动,她偷偷笑了,急忙跑回家静立在门后,顷刻,熟悉脚步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我喜欢乡村,喜欢乡村的夏夜,喜欢一个人吹着凉凉的夜风,在疏星伴月的夜空下倾听着夏虫私语、蛙声欢叫、那些不知疲倦乡亲的夜话。我只愿长醉在乡村的夏夜里,享受着独有的夜趣!
 
  夜,不早了,我也该休息了。

乡村夜趣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jingdiansanwen/14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