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脱

2018-07-31 09:59  作者:建边关工委   经典散文

作者:李秀梅 笔名:紫夜寒煜
 
  他走了,双目紧闭走得很安详。身旁被人搀扶的结发妻子哭得死去活来。口口声声念着他的好。私下里有人嗤之以鼻,有的人窃窃私语:“猫哭耗子假慈悲”,纯属在演戏!
 
  他和她没靠媒妁之言,是他家老人给定的终身。双方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只肤浅地了解了一些基本情况,了解得不够彻底。因为文化程度上的差异,常常因话不投机不欢而散。
 
  尽管有一百个不愿意,可一向孝顺的儿子,对于父母之命无论如何都不能抗拒。
 
  半年之后,他们在双方老人的极力撮合和催促下,迎来了洞房花烛夜。
 
  新媳妇大眼睛、双眼皮,圆形脸白白净净的。除了身材矮小外,算是有几分姿色。只是和他的1米8的大个相比,比例有些悬殊。
 
  日子从开始就缺少激情。女人特别强势,小心眼,疑心重。说话口气十分生硬。平时总爱横挑鼻子竖挑眼。随着年龄的增长,脾气越来越大,沾火就着。
 
  他头脑灵活,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肯钻研又能吃苦,他原本机务出身。开车技术娴熟,对各种机械维修手拿把掐。他领着小组里的几个人干活,总能得到竞赛车组的的前三名。看他具备一定的管理能力。经过组织考察后,从此他进入管理层。
 
  丈夫升了官本该是家庭的一件幸事。可事与愿违。从此,这个家整天争吵不断弥漫着战火硝烟,难有安宁之日。
 
  她善于听信谗言扑风捉影。他怕丈夫在外有染,看得更劲。农忙季节回家晚是常事。在家闲来无事的她,只要丈夫一进家门,立刻开始仔细盘问,今天都干啥了,中午在哪吃的饭,都和谁在一起,想通过刨根问底,寻找一些蛛丝马迹。有的时候她不打招呼突然袭击,去他的工作单位查岗。她还偷偷跟踪进行盯梢,甚至私下找人对丈夫的一举一动进行监视。
 
  他开始厌恶这个整天唠唠叨叨没完没了老婆。俩人之间的沟通越来越少,争吵的次数越来越多矛盾不断升级,夫妻感情每况日下。紧张、烦躁、不安让他精神崩溃感到窒息。家似乎成了他不愿踏进的“雷区”。
 
  因为多疑,她让他不止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吵大闹丢尽了颜面,因为多疑,她亲手葬送了丈夫的大好前程。
 
  他苦恼、他困惑、他无奈。他倍感心力交瘁。有一天,他突然感到头晕目眩四肢无力,摔倒后就再也没有起来。
 
  他走了,没有叹息、没有眼泪、没有不舍,只是有点不甘心。他终于脱离了苦海,以这种特别的方式彻底解脱了自己。

解脱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jingdiansanwen/14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