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情感散文 > >蜡黄的梦

蜡黄的梦

2016-12-09 11:20  作者:九离   情感散文

  清晨绵绵的小,就像我儿时的记忆,那时候只有我和妈妈,没有吵闹,没有呵斥,没有无理由的谩骂。只是静静的靠在妈妈的怀里,听着雨后晴天,公鸡的鸣叫,这是这一辈感觉到最温馨的画面。我想,家应该是那样的,我曾经有个忤逆的想法,当时很天真,以为两个人在一起奋斗的时候,他们会忘了争吵,那我把你们一起奋斗的成果付之一炬,让你们永不停歇,走在奋斗的路上,也许会是一辈子的笑声,当我拿着火机在房子周围徘徊的时候,我觉得我是那么的可笑。
 
  为此,我差点做了一件被天下人唾骂的事情,不过现在想想,后面我做了更多让天下人唾骂的事,只是他们为了抚平他们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创伤,一直在自我安慰罢了。人往往就是这样,当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后,他们会以更大的宽容心去包容别人的错误,以求得自己的心安理得,至于他们会不会为他们的错误付出点实际行动,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的记忆起始于一个梦,在那个昏黄的梦境里,我最亲最爱的人都抛弃我的时候,我知道我应该学会自己行走了。从此,才把我装进我自己的内心世界里,不想让任何人伤害到。八年前我写下了这样一段往事:“ 爸爸走后,神婆来了,那个蜡黄蜡黄的梦逐渐暗淡下来 ,是时间的打磨,或是成长的遗忘,爸爸走后很少回来,但是每年还给妈妈来两次信一次是快过年时,妈妈收到这封信,便会露出恬静的笑,然后在地里种下大片大片的玉米,另一次是在秋收的时候,妈妈每收到这封信就会愁眉不展,我们问妈妈怎么了,妈妈抚着我们的头,疲惫的叹息:‘他又不回来了,他每到秋收就忙啊。’后来,施南在笔记里写到:即使在亲的人之间也有着欺骗和谎言,让你猝不及防的就被骗了,他们用一年的时间来酝酿骗局,用写一封信的时间来戳穿骗局,让你惨烈的受骗。这样几个秋,妈妈终于忍不住怒火,用撕信的方法来发泄这些年所蒙受的欺骗,她的表情让我们感到心里阵阵的恐慌,那天晚上我和我自己都去了坟堂,因为我们做了同一个梦,梦里已不是蜡黄的背景,而是雾蒙蒙的天空,在看不到前方的上学路上,跌跌撞撞地闯进了一户人家,这个地方在我的记忆力里从来没有出现过,房屋就坐落在那片坟地里。破破烂烂的,又脏又乱,正屋里躺有一老太婆,左胸已经被刓开,大口喘着粗气,这个场景,我我们一分钟都不想呆下去,正要逃离时,一大汉提刀将我们拦了下来,说他奶奶心被人挖走,要用我的心来换,然后手起刀落,在我胸口划开一个大洞,我看到了我脸部痉挛的肌肉。”
 
  每每想起这个梦,我都心有余悸,那年我六岁,从那年起,我的噩梦持续了将近三年,每一个夜晚都那么难忘,后来我曾一度萌生了把那些梦串联起来写成一部恐怖小说的想法。 但从来不敢去深入回忆,会想到很多,这对于我来说,似乎有点残忍。
 
  关于这些梦境的由来,我从来不敢去问原因,那些年,大哥和二哥都在外求学,只有我跟妈妈在家,不过在这之前,妈妈曾经跟我提到过一个人,就是我的父亲,那时候很懵懂,不明白父亲是什么概念,也曾问过妈妈关于这个问题,妈妈说,秋天来了,爸爸就回来了,我问妈妈,秋天什么时候来?妈妈说,地里的玉米黄了的时候,我坐在玉米地边等到了玉米发黄,却看到了妈妈愁眉不展的脸,我问她,玉米已经黄了,爸爸怎么还不回来?妈妈偷偷的流下了眼泪,后来才知道,那些年,家里种了很多庄稼,只有妈妈一个人,根本没法收回来,不过她哭的时候,背对这我,当她转身的一瞬间,脸上满是笑容,人总是这样,小时候哭是一种幸福,长大了,不哭了,却一直在寻找幸福,这一找,也许就是一辈子,最后什么都没找到。
 
  妈妈看到我失落的表情,笑着说:当枯叶落尽,漫天飘时,你的爸爸就会回家了,这给了我一个很大的希望,那时候的生活,除了白天和小伙伴们玩泥巴之外,就是憧憬着父亲的出现。

蜡黄的梦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qinggansanwen/115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