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情感散文 > >十里长亭

十里长亭

2017-02-27 10:48  作者:小埋   情感散文

  皆是此间铁蹄寡薄踏碎人间真情,残花败叶无奈独留她两行清泪。
 
  碧色接天,恍若浮生付给了凝静,像惨淡的愁云,携着离情,系着黄花,越飘越远,越远越散;北燕枕着秋风,携着思绪,飞往寂寞又孤独的南国;一叶落秋意,西风渐紧,紧过了陌上古道,随着青骢一道远去,消失在了遐思的尽头;长亭十里,却远不过他们千里难断的念情,何让林间醉,原是离人泪,落花人独立了……
 
  三千红尘,寥寥长路。本来,莺莺与张生互相倾慕,心生爱意,开始了一段炉火纯青的爱情,哪曾想张生母亲要他赴京考取功名,离别之际郎且誓曰:“青霄有路终须到,金榜无名誓不归!”随着离别的渐近,莺莺心存万千个不舍,化作那秋水,阵阵涟漪泛入心中。今宵别梦寒,酒入愁肠,心中孤独的疼痛怎么抹不去,只能随这杯浓酒灌入心底,深深埋藏。香烛仍孤立在荣喜堂,何时亮呢,何时才能执笔为莺画眉,何时轻抚颊上胭脂,何时共举酒杯与眉齐!唉……
 
  梦也阑珊,泪也清寒。莺莺恍惚地坐在长亭,倚着冰冷的石柱,凄风却帮她挽起了罗裳,松了她腕上的金钏,任凭冷清的气氛消瘦了她的玉肌,此恨,谁知!须臾对面,顷刻别离——问君此去几时回,回时莫徘徊,不论你提名上榜入居皇室又或位卑于民,休忘我的情深意重。“张生,你可早些回啊!”凄了长笙,叹了胡笳,羌管终难续。孤闷难禁终岁病,浮生易满百年期,且忘冬去来复年年,浮生只若有你相伴,足矣!
 
  脑海中张生那一记长鞭,策马匆匆,万里长风吹不还,随西风消失在了古道尽头,留下了瘦马的孤影。这一鞭抽出了红土大道的条条车辙,抽出了她心中的天涯,背后有的只是酡红的黄昏,最怕黄昏到来,黄昏偏偏匆匆来临,不想失魂落魄又怎叫人不失魂伤悲?旧的泪痕布满脸颊,新的痛泪又夺眶而出,断肠人常挂记着断肠人,陪衬的便只有这一朵朵地上的黄花……
 
  一觚浊酒,一念三间,夕阳古道,云淡霭青,劳燕分飞,人亦远去,有梦难觅,玉肌减了几分,衣搂宽了几寸,厮守一生,只是为你,玉林路尽,相思自知,两情虽是久长时,朝暮怎抵半寒秋,怎抵得过这长亭的十里!
 
  偶读《西厢》,郎莺之情牵动了我,故作此文以纪念他们的爱情。 ——后记

十里长亭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qinggansanwen/12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