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情感散文 > >若枯心染指,飞扬不羁

若枯心染指,飞扬不羁

2017-03-17 12:02  作者:安木枫河@Maple   情感散文

  待朦胧的不羁,话别此生无缘的罅隙,我着的是一把无花的划痕。若枯叶脉络的划痕,吻在你清香馥郁的唇边,烙在我枯竭的心脏。
 
  2014年的天,湖边的老柳树下,木兰不谢,铁树开花,你吻着他的唇:很狠、很美、很殇——像亲吻一座墓碑的魂。
 
  今时今日我仰望的四十五度角的老教学楼,埋着历史的痕迹,埋着青春的印记,埋着爱情的花季,也顺带埋着一群枯骨,一群生而无所依、亡而无所靠的人。高三毕业,我们便再也不曾听过的,就是高中时奋战的战鼓声,响了一阵,就又响了一阵。那一次,是此生契阔的别离。
 
  从顶楼的教室往右走,铁门后有一片独属于(1)班的天空,我们能看到阳山,看到关山,看到南山,还有南山上成群的别墅。而如果往左走,是文科班的教室,是我最喜欢的高鹏老师他们班的教室,我能在疯狂的刷着物理题的时候,听到他们朗读的声音。趴在教室正前方的栏杆上低头,我就能看到在楼道里,进进出出的人,慢慢的,我就能经常看到你,突然和他有说有笑的走过。
 
  我能瞥到的最美的光是彩虹,是那一次下,在街边,偶遇你之后,徘徊并期待的雨后的天空。我们不经意却落于你我觉得俗套的情节。我从此多了一个心心念念的名字,在偶尔的时候,会写一些关于暗恋的诗,偷偷摸摸像偷了邻居的糖。
 
  邻居家里没有糖,不过我认识他,你的前男友,我挺好的哥们儿。他守候着你如折叶的芭蕉,怕蔷薇会日晒雨淋。他有的,是将你如捧在手心怕化的温度,炙热,却又喧腾。你至始至终都记得他的好,却逃避不了,你爱的不是他这样滑稽的问题。
 
  左腿的骨折处,偶尔会在剧烈运动后开始发酸,我抚摸过很多次,都盖不了,那刻在上面的伤痕。我浮动这一场朦胧的不安,我爱着你,整整1095个日夜,却不曾告诉你,喜欢你,早已是我高中,做的最勇敢的事。如果不是你答应我的时候我不是我,那是否一切都会值得?但我知道的,是早已经不适合。
 
  高三我的痛苦,不在于继不继续爱你,或者,学习,而是辍学还是继续努力给自己一个美好的明天。在故事的然后,是一个丧心病狂到,再也无心的人,却还有着他爱着却无法守护的女子,她的名字,就是你的名字。
 
  你不爱他的时候我也还爱你的,却爱你不过违莫至深的疼。因为心酸,早已将风雨飘摇的心裹挟着远去,藏着掖着不敢有爱你的资格。
 
  我后来在大学,常说起的我的“外向孤独症”,是真的。因为我的笑,我的悲,从不现于前,也不藏于后,或许我写的说说,也真假参半。不过我记得的,是我或许还是会为某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所动容,比如16年的奥运会上女排夺冠、美国重跑、博尔特还是那么强……我唯一不记得的,是我还是不是在意你。这个问题我想过很多次,我的心,却徘徊不定,由始至终难以琢磨。
 
  我们在一起交往的那段时间,我黝黑深邃的瞳孔,永远聚焦在途径世界身旁的你的身上,在深深的烙在我的视网膜。于是我感觉三生有幸你能让我从你的全世界经过,也谢谢你爱过我。
 
  我们的成长在2015年的九月,在那一次的毕业里确实有凤凰花开,我们也真有天涯永隔的想念。我写这段话的时候是在17年小年夜年的冬天,带着没来由的不安和惶恐,没理由不深刻。
 
  这一次之后的我爱你若枯木长残的心,染指着飞扬不羁的情绪,不得近,也终不得离。

若枯心染指,飞扬不羁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qinggansanwen/123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