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情感散文 > >徕者与存与共(其一)

徕者与存与共(其一)

2014-11-05 17:06  作者:妖精的猫   情感散文

        我常寻思着我这二十多年来的一些仍旧有迹可循的轨迹,这些轨迹错综复杂,与心理的历程和认知息息相关着。而由种种轨迹所导致的现在,究竟如何呢?可有何建树?或者说连“建树”二字都是不敢当的,那么收获有没有呢?除了在时间的渐行渐远中逐渐被俗世中的人和事所牵绊,除了在世事的浮沉里逐渐忘却了当初某些个年龄段里的梦?我很仔细很仔细的回想,到头来真的似拿不出来什么有趣的东西似的。
 
        话说回来,又岂敢说毫无所获呢?就像我在某篇小文里所说的:“不要试图去磨灭自己的过去,要记住,无论过去发生过什么,都是我们的未来赖以生存的起点”……
 
        那么这样一来,似乎无论是登得了台还是拿不出手的历程,多少还是有着许多意义存在的。
 
        人与人的相识着实微妙,无论你曾在脑海里设想过多少种可能,无论你在梦境之中有过多少个念头,而当生命中真正意义上能陪伴你左右的人出现时,你仍旧会惊叹于命运的神奇。无可厚非,在人海茫茫之中,在云云红尘之内,多一分少一秒,一切的一切都将改变。这点认识,想必很多人都早有所悟,类似《蝴蝶效应》里面的情节,似乎也唯有切断生命的第一缕生机,才能证明自己“真诚”的来过。好在,我们大多数人是不需要切断这缕生机的,因为我们尚且存在于“现在”,我们并不知道以后的际遇,也就不能以未来的自己来衡量和判断以及引导当前的我们的言行。
 
        很多种境地,我是深有体会的。我们应当承认,意识里的许多体会往往并非由切身经历造就,就像写玄幻小说、神话传说,乃至都市言情、军事战争等等题材,是不需要真正设身处地地走一遭才明了的。我,不仅是我,我相信有太多太多的人都有太多太多的第一次,包括每一次所接触的新鲜的人。
 
        十多年前,正是情窦初开、性格刚刚衍生的时间段,而在那样微妙的年龄段里,缘分一词,大抵都被人侃侃而谈。我那时候对于缘分,似乎有一句总结,大概是说的唯有惺惺相惜、唯有美好的情愫导致的相识才称得上缘分。( 随笔一记:www.suibiyiji.com )
 
        那时候的我们的情感何其朦胧,对于有所喜欢有所热心(在言行上,也有反其道而行之的)的异性,往往会产生一种忽近忽远、幻灭相接的感觉。很多人都渴望这样的感觉,在千万人里,一个眼神,一个表情,然后一句是你吗,是我,从而不离不弃、生死相依。《诗经》“邶风”里的《击鼓》篇有云:“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种希冀,谁说不是那时候的情窦初开的人的内心写照呢?
 
        同样的,一见如故、一见倾心、相见恨晚,这样的种种美好渴望,都是人对于另一半的完美追求。说来有趣,记得上初中那会儿,有门什么心理辅导之类的,大概是因为大家都正值青期,许多念想什么的多少有些稚嫩、不现实、缺乏韧性、缺少各方面条件。里面有篇好像是说的什么第一印象的重要性。第一印象很重要吗?后来的十来年里,我得出一个结论,很重要!那么有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呢?有的,正如那句“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的谚语,在社会上呆了大概一段时间的人,应该对这句谚语更是深有体会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已经对什么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之类的美好期冀免疫。我平和的看待每一次新相识的人,不为利益所需,不求生活中有多少照应和陪伴,只是随性而为,首先都会将自己的位置找准和更加了解以及完善自己的德行。对于异性,我接触得太多,即便是心有所衷,愿意一直走下去的人也有好几个。我甚至发现,我接触文字,也就是从自己乐于与文字打交道这么十来年里,我的文字历程,便是我的情感历程。我的每一次呼吸,我的每一场恋爱,我的每一次心灵上的迁徙或升华,都与情感有关。我甚至因为这个而离某个人很远很远,因为最远的距离不是由地理意义上的距离决定的,而是心与心。
 
        “爱的彼此,需要的是每一次见面时心跳的直至踏实安心的感觉,而不是在过多的约会之后愈加平淡直至分化的处境;爱的彼此,需要的是在平凡生活下仍旧保持着风趣幽默、积极乐观的心性,而不是在缺少了刻意制造出的浪漫来维持后的枯燥;爱的彼此,总是希望为对方做点什么,总是在脑海里憧憬着什么,也总是会莫名的焦虑着什么。作为指引者,是不能偏离的……”
 
        上面那段话是出自《爱的物语》里面的前言。而《爱的物语》这篇短篇小说,则是我送给我现在的老婆大人的第一份不太像样的礼物。
 
        我是在一次聚会上认识我现在的老婆大人的,其实无论如何相识,我都感觉没有所谓,不过第一次看见她的感觉,我承认,是很镇定而空灵,很渴求而又很压抑的。太美、太有气质了!“女的端庄秀丽,漂亮的刘海下是一双靓丽的大眼睛,眉毛略淡,脸蛋略圆。最吸引人注意的不是她那婀娜的身姿,也不是那纤长的手臂和如玉般白皙的手指,她走路的姿势,才给人以最直观的高雅感受,使人自然而然的就会注意到她,然后看见从不左顾右盼的她就像一只天鹅般轻轻拂过。”并且,我犹记得初识的她化有淡淡的妆,那种淡雅、恬静、温柔、细腻,无不使我的心神为之荡漾。当时我就恶狠狠的想:“他母亲的,如果能和此女在一起,那么此生夫复何求呢?!”
 
        时至今日,我与老婆大人自然已经领了红本本。而老婆大人作为典型的处女座,对于从相识以来的一切都是铭记于心并且时常“拂拭”的。这不,昨天还打趣我:“哟呵!当初化了那么一点淡妆就把我的老公大人给吸引了!”诚然,我还真就是被她当时的高雅气质与淡淡的妆下美丽的容颜所吸引的。她说我是典型的水瓶座——外貌协会的资深会员。
 
        其实从认识之后,我们,可以说我们彼此都没有更多的想法,或许有。而至于所谓恋爱期,甚至对于那时的我们而言,遥遥无期。也不是说彼此没有感觉,但对于都有过情感经历并且俨然已经步入结婚年龄的我们而言,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没有也就罢了,即便是有,理智的意志又何尝不能随时将其湮灭?何况,那时候的我又有什么呢?积蓄?按照现在网络上流行的分类,我的银行卡里没有存款,只有余额。论家庭,她的家庭各方面情况胜于我。论长相,我大概是越长越“丑”吧!五年前,我回万州,去酒店吃饭的时候碰到初中的同学,她直接来了一句:
 
        “不会吧!你是张帆?怎么越来越不帅了?”她虽然不够“坦诚”,但起码说了“实话”。

徕者与存与共(其一)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qinggansanwen/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