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情感散文 > >遇上你是我的缘

遇上你是我的缘

2015-07-20 17:56  作者:水手的童年   情感散文

  我小心翼翼地坐在床边,悬着的手不知放向何处。
 
  点滴在细细的管线里缓慢地流淌,一点一点的注入那只枯瘦的手上的血管里,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挡着它的淌动,扼杀着越来越微弱的生命力。
 
  我噙住眼泪,使劲不让它落下。我知道每次我出外上学的时候姥爷都很想念我,他肯定会不舍的盯着我的脸看。我心中滋生出巨大的软弱,不知道如何应付这样的局面。我实在不敢相信那张枯瘦的面庞就是原来那张慈祥的笑脸。原来,时间几日真的可以使人悴弱的失去了原来的样子。是我太傻,还以为这只是一次病痛,痛过了总还是原来的样子。
 
  我一次次的在学校与家中往返,只知道你仍是卧床养病。我固执的相信,这可以永远维持下去,你即使不能够站起来,也会有一丝心力能够顾及着家里角角落落,也让我始终能够有一份想念。
 
  直到我穿上了白色外衣。
 
  家里挤满了来吊唁的人,外面是一个阴沉的早晨。我躲在角落,沉浸在那一角寂静的空气里。
 
  时间已经到了下午,阴冷的天只给人一种假象,我只觉得一个念头之间,时间已经被空过去了一个片段。
 
  我跟着送葬的队伍麻木地走着,空气里已经开始夹杂上丝,将近入冬的天气冷的让人手脚发冷。今天早上我还没有添加一件衣服的念头,这种寒冷让我无从迎接。
 
  墓地里很空旷,并没有其他的人,大概所有的人都会选一个自己喜欢的日子里离去,这个日子独一无二,并不会有什么巧合。我描绘不出当那个骨灰盒被一点点的冷土埋没的时候的感受,我猜想阴间与这个世界到底隔着多么厚的土,但是不管多厚,分毫亦是永别。那些无情的土一点点的结束着底下的人与这个世界的关联,最后堆积成一个土丘,仅留后人怀念。
 
  送葬的人陆陆续续回去了,并不会有人再多看一眼那个土丘,所有人到最后都会有这样一个栖息的地方,别人的并不值得羡慕。我不舍得回去,我怕有残存的魂魄还未归去,我怕你最后没有看到我。在这之后并不珍贵的时间里,我希望多陪一下你。
 
  白天稀稀落落的雨终于还是忍不住,在夜里疯狂的倾泻着。这场雨就成了秋天与冬天的间隔,这场雨阻断了所有草木的生机,连同你和我一起养的花儿也不放过,我把它们搬回到屋里,它们也不再生长。
 
  也许时间可以让痛苦缓慢些吧,这突如其来的,或是缓缓而来的伤痛,太偏于现实,又是现实,我无法接受,却不能不接受。在我不知道这一切的时候还能洒脱地面对,现在却没有丝毫的从容。
 
  我突然想起曾经我经过你身前的时候你慌忙遮住瘦骨嶙嶙身子,你不想让我看到这么瘦弱的你。
 
  我不知道你最后一刻想起我的时候是什么感受,你肯定不会安心,或者也不放心。
 
  黄纸片,默默燃烧着,变成一只只黑蝴蝶围着火光飘飞。我把泪滴在燃透的灰烬里,但是并没有什么反应。火光周围的一层薄薄的温暖的空气,在所有火光都成了灰烬后也慢慢冷却下来。
 
  我曾想用文字将过去的点点滴滴都记录下来,可是有太多我无法连接,零星的飘落在各处。
 
  我呆呆的思考这个世上的问题,关于阴晴圆缺的认识也多了些,想起了你曾说过的那个永远的家,想起被那些浅浅的缘分左右着的时光
 
  在那个应该逝去的时刻,我虽然不能挽留,但也留下了不少底气来经历今后的风雨。

遇上你是我的缘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qinggansanwen/34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