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优美散文 > 情感散文 > >那个雨夜

那个雨夜

2014-10-26 11:54  作者:江河月   情感散文

    刚入初冬,天突然冷了下来,速度快得我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昨天还可以穿一件薄薄的秋衣,可今天非得穿棉袄不可。风夹着那冷冰冰的,斜射到脸上,象抛来的铁钉,令人觉得在寒冷中要紧锁肌肉。
 
    傍晚时分,雨更大了,又没拿伞,双手撑着一件秋衣作雨具,仅仅遮了个脑袋,我被冻得三脚并作两步往家跑。
 
    人这一急,脑子就不好使,这脑子一出问题,身体就失去了灵敏的指挥。好家伙,一脚不慎,就跌了个“四脚朝天”!
 
    寒风带雨趁机从上往下浇,水伴稀泥趁机从背后向上粘。上衣、裤子,被这污泥巴盖了许多大花印。
 
    路人见了,不但不同情,还哈哈大笑起来,弄了我一个大红脸。好在跌得不重,虽感疼痛却无大碍,我赶紧爬了起来,连忙逃走。
 
    刚进门,撞上老婆大人正准备出门,把身上的泥水印也给她盖上一大块。她正待发作,定睛一看,见我一副狼狈相,把气收了回去。转身放下行囊,一脸严肃而心疼地说:“快把衣服脱下来,坐到炕边去。”说着就要上来帮忙,我示意不用,便三下五去二剥去上衣,脱掉面裤,乖乖地在坐了下来。老婆怕我冻着,快速拿来一床薄被子将我裹住,然后再去寻找衣服为我洗澡作准备。( 随笔一记:www.suibiyiji.com )
 
    我哆嗦地裹着被子烤火,脑子忽然闪出十多年前的一幕——
 
    那时,我还在一所山区中学教书。管理还是以区建制,教育行政有区教育办管理每个区的教育工作。学期中,我被区教育办领导抽去检查教学工作。刚好,那天我正是去女友所在的学校检查。
 
    说是女友,其实“八”字还没一撇,在心里的认定还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为啥?因为还只有我这百分之五十同意呀,她还没向我明确表过态呢。
 
    冬天的早晨,虽然起了雾,但我感觉天还比较暖和,所以也就穿了一身秋装。可是到了中午,寒潮突如其来,同去的三个人都穿得不多。吃过午饭后,检查组长说:“你就留下来把未检查完的工作做完,我们两人就先打道回府,别一起同在这儿‘买冻肉’了。”
 
    我很诧异反问:“怎么能丢下我不管呢?”
 
    “你在这里会有人关照的。”组长说着向另外一名组员使了个眼色,那人心领神会,随声附和着“是是是”。
 
    没有表决的必要了,已经三分之二的留下票投给了我,我还说什么呢,只好默认了。就这样,他们俩拍屁股跑了,留下我继续余下的检查工作。
 
    他们走后不久,大雨就来了,风夹着雨铺天盖地袭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好在学校办公室里,校长准备了炭火,所以也不曾冻着。
 
    说工作,其实并不多,看了几位教师的备课,再综合了一下整个检查情况,与学校领导交换了一下意见,就算完结了。此时,我也巴不得快点结束,因为我的心思已经飞到了“她”的身边。
 
    快到傍晚了,雨不但没停,而且越来越猛。我猴急地来到她的住所,也就是她当班主任的教室旁边。此时,学生已经放了学,她正好在自己的房里。因为上班,房子里并没有生火,所以显得格外清冷,我本来穿的衣服又不多,便连打了几个寒颤。她见我这样,不知所措,就急中生智,从床头箱子里翻出一床花单被披到我的身上。然后就去取火燃炭。晚饭,也是学校就着我,送到了她的住处。
 
    学校领导和老师们很知趣,晚餐一完,陆陆续续走了。我便在她房里坐着烤火,与她聊侃。几个小时下来,都说了些什么,到现在我一句也不记得了。
 
    这也不用猜,无非是说一些讨她欢心的话,用一些顺她心意的词。在这样的场景中,谁还不说一些甜言蜜语?除非他不想找老婆。
 
    时间过得真快,几个小时眨眼便过去了,时钟已经越过晚上十二点。可是,外面的雨却并未停下来。此时,学校里的其他教师,都已进入梦乡。我有点儿心急了,回去是必须的,况且,我知道她是不会留我过夜的。
 
    我也这么想,既然真心爱她,就要尊重她,不能使她为难,更不能强迫她。于是,我决定要走,她说去叫醒一个单身老师,睡到天亮了再走。可我不同意,我告诉她,我“很忌生”,不大喜欢与不太熟悉的人睡觉,不然一晚不能入眠。她也不好强人所难,只好随我的意。怎么办呢?看来只能冒雨回家了。
 
    夜,已经很深了。天,变得更冷了。又不好意思再去向男老师借衣服,只好仍然披着她那床被单,撑着她那把布面不大的花伞,便悄悄地走了出来,她也轻手轻脚地送我。
 
    到了学校大门口,就要离别了,此时此刻,她也忽然感觉到了我对于她的重要,便轻轻地倾入我的怀中,我顺手用被子将她裹了起来,我听到了她急促的呼吸声,我敢肯定她也感觉到了我的心跳加快。
 
    我忽然听到她喃喃地说:“你就别走了,在这儿住吧,我就交给你了!”听了她这声音不大的话,一股暖流顿时在我胸中奔涌,脑海里即刻闪出一个念头:那就住了吧。
 
    这个念头一闪完,一股冷风灌来,把我的思维吹得冷静了下来:不行,如果是这样,我在她的心目中的形象就会轰然倒塌,这对她也是一种极不尊重,自然也从客观上降低了我的人格。
 
    我决心要走,她见我思考了一会儿作出这个坚毅的决定,也就明白了我的心思,便不再留我,而是硬要送我一程。就一把伞,我身上还披着一床单被,她手里拿着一个电筒。将我推到雨中,自己也跟着踏进雨幕下。我紧紧捂着她走了几十步,站住了。
 
    这样怎么能行?她怎么回转来?这样走下去,两人都非打湿不可。此时,我的心象打翻一个五味瓶,抱怨起这鬼天气来。
 
    可是怨有什么用呢?又一股冷风袭来,使我抱怨的心情都没有了,而只有紧紧拥着心爱的人的温情。此时,我的心里十分矛盾,从相拥温暖的感觉上,我真巴不得这雨下得再久点、再久点,就让老天爷看着我们俩这样拥着,永远地拥着……可是,那是不可能的!
 
    风和雨,就这样不断地搅着我的心,使我不得不心事沉重。
 
    没办法,我还得将她送回屋去,一个女孩子是经不起严寒冷冻的,况且这样夜阑更深,怕她受到惊吓。于是,我赶紧又将她往回拽,把她送进屋里,我从她手中接过那手电筒,迅即大步流星地迈入迷濛的夜色中。
 
    回到我的学校,已是凌晨两点了。我睡意全无,思维还停留在与她相拥的情景里。我将这湿了大半的被子浸泡到盆里后,便倒在床上翻江倒海,一阵阵心血来潮——我要感谢这苍天冷雨,将她心中隐藏的爱情“吐”给了我!
 
    两年后的一个冬日,我们的爱情终于有了结果——我们相拥着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婚后,又很快有了爱情的结晶。
 
    后来,每当我们在生活中有点小故障时,就提起那个冬日的夜晚,使她爱意盎然。结婚十周年的那个冬日,照完纪念照后,我便提起笔写了一首词:卜算子——咏恋
 
    常忆那冬天,
 
    相识文昌坳,
 
    夜雨寒风扑面浇,
 
    花被当棉袄!
 
    欲吻冷凄迷,
 
    欲走心难了,
 
    感谢风和雨有情,

那个雨夜
http://www.suibiyiji.com/youmeisanwen/qinggansanwen/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