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杂文 > >漫笔诗性通感隐喻

漫笔诗性通感隐喻

2015-01-13 17:21  作者:牧群   杂文

漫笔诗性通感隐喻
 
        新兴的认知语言学认为概念是通过体验,特别是通过感知和肌肉运动形成的。大部分概念都通过隐喻建构,概念不能自治,不能独立于人体的心智。人类的心智是体验性的、意义是体验性的、思维是体验性的。人类的范畴、概念、推理和心智活动全建立在体验的基础上。认知语言学聚焦于语言的体验性,探索语言是如何通过体验和认知形成,解析语言背后的认知机理,揭示人类认知世界的方法。
 
        汉语中的通感隐喻举目皆是,如:声音刺耳、声音清脆、声音甜润、目光锐利、颜色刺眼等等。矛盾在他的《创造》里写道“渐曳渐细的笑声,像扯细的糖丝,袅袅地在空中回旋”。这是听觉感知激活视觉感知。宋祁《玉楼》中的“红杏枝头春意闹”是视觉感知引起听觉感知的反应。从认知视角看,通感隐喻不只是修辞手段,主要是人与客观世界互动过程中的体验,是一种心理和生理过程。
 
        人们常说“画饼充饥”、“望梅止渴”,这说明出于生存的必要,人可通过心智与感官互动抑制物质欲。人的五官通道是生命体与环境交流信息的路径。面对残酷的物竞天择,这些通道能否互动,对环境做出有效反应,决定人的生存和繁衍。感官的相互是生存的必然,是人类的特权。低级感官发育早,是感知发展的原始形式,它促进了高级感官发展。随着认知能力的成熟,高级感官日益发达,但还必须依赖低级感官。面对美色,言“秀色可餐”,明知道审美对象是美人,却想到吃,说明在高级心智活动中感官唇齿相依。面对娇好的视觉对象,要尝尝、摸摸的冲动源于人类的本能,是生存的必要。高级与低级感官的互动奠定了复杂思维的基础。
 
        从常识来看,低级感官参与高级心智活动犹如拥抱、接吻。一个男孩和他喜欢的女孩约会好多次后,他自然会萌发与女孩拥抱和接吻的渴望(低级感官活动,不排除生理因素),如果他永远只满足于面对她的花容月貌,喋喋不休地说情话(高级感官活动),他会被认为不正常。感官通道互动有自发性的特点,有人类原始经验的痕迹,是人类生命本能的表征。从审美角度看,意象在低级感知域流连容易激活儿童时代的真切感,天真总是让成年人感到愉悦,通感具有不可替代的审美价值。
 
        在人们丰衣足食时,面对一道美味佳肴,并不急于消受,先要“赏心悦目”,将低级感知域的审美对象挪移到高级感知域玩味,追求“色香味俱全”,就是很好的例子,人们达到温饱水平后, 要满足其闲情逸致。将感知置于低级感知域徘徊,这种感知互动为高层次的审美活动奠定了可能性。
 
        “吃墨看茶听香读画,餐花卧酒喝月担风”这副对联运用了“听声类形”,“感情挪移”,为满足心智建构,视觉要打通嗅觉和味觉。为什么要“吃墨”、“餐花”、“喝月”?可以说,心智离不开感官,心智和感官互相验证,感官与心智共同作用才获得丰富的感知。从另一个角度看,为了满足修身养性的需求,较低级感官参与互动,直接性强、可及性强,何乐而不为。心理学认为,视觉的冲击打通味觉、触觉域,是为了满足生理和心理上对多维感知的要求。这是“手教眼”的现象,视觉属于远感官,单凭视觉无法从一系列刺激物体中识别出标准刺激,这时人类必须依赖较低级感官。
 
        “看茶”、“听香”是嗅觉感知引发视觉和听觉感知,茶的茗香激发出看茶的欲望。“听香”是嗅觉感知引发听觉感知,芳香唤起了聆听的冲动。为什么只“看”不饮?这里还有另一个原因。试想,一旦几杯茶下肚,茗香的诱惑力、尝鲜的迫切感、强烈的消受欲势必在一瞬间消逝。相反“只看不饮”使欲望处于得不到满足的状态,延缓消受可以让欲念保持鲜活。
 
        从美学视角看,审美主体调动更多的感官参与,感知在几个感知域流连,陶醉在审美想象之中,延长了审美的体验时间和空间。既然能“看茶”,也就可以“听香”,于是审美体验的维度扩展了,在互动过程中审美感知得以强化,审美主体的精神愉悦得以充分满足。
 
        可见,感知在几个域反复映射,是拓展审美想象的维度、增强文本的艺术价值的需要。文学文本与科学文本的本质区别就在于,前者的重要目的之一是延长读者的审美过程,这种过程越长,文本的艺术性也就越高。

漫笔诗性通感隐喻
http://www.suibiyiji.com/zawen/1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