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杂文 > >小人之言藏祸心

小人之言藏祸心

2015-03-30 14:03  作者:喻清录   杂文

  言为心声,英雄豪杰之士往往有雄壮豪迈之言,让人赞叹不已,千古流传。但也有一种小人之言,肮脏灵魂活灵活现,让人厌恶憎恨之余又心惊胆战。
  《资治通鉴》辑录的上百个不同类型小人,既有丑态劣行,又有无耻谰言,包藏着险恶用心。
  其一,仇士良:导君为非勿读书。唐武宗会昌三年(公元843年)六月,宦官仇士良以内侍监致仕(退休),临别之时,向党徒传授巩固权宠之术曰:“天子不可令闲,常宜以奢靡娱其耳目,使日新月盛,无暇顾及他事,然后吾辈可以得志。慎勿使之读书,亲近儒生,彼见前代兴亡,心知忧惧,则吾辈疏斥矣。”这就是仇士良做太监的经验。仇士良于唐顺宗时为太子李纯宦官,李纯即位为宪宗,他升任内给使,为平卢、凤翔监军,横暴不法;再经历唐穆宗李恒、唐敬宗李湛两朝,一直受到重用;唐文宗时,丞相李训欲诱杀宦官集团,事泄反被仇士良所杀,文宗受其控制;文宗死,又矫诏拥立李炎为武宗,完全控制朝政。仇士良历经五朝,贪酷二十年,杀二王、一妃、四宰相,恩礼不衰,靠的就是做太监的这套经验。
  其二,武三思:不知人间善与恶。武则天年老病重,丞相张柬之等五位重臣发动宫廷政变,拥立李显即皇帝位,恢复李唐天下。但他们在诛杀武则天死党时,却放过了她的侄儿武三思,以为“大事已定,彼犹几上肉耳,夫何能为”!武三思逃过一劫,马上私通皇后韦氏,在李显面前抵毁张柬之等“恃功专权,将不利于社稷”,先将他们晋爵为王,夺去重权;接着诬陷他们谋反,矫诏残忍杀害(张柬之已死,斫棺戮尸)。武三思权倾天下,常自言曰:“我不知人世间何者谓之善人,何者谓之恶人;但与我善者则为善人,于我恶者则为恶人耳。”这就是一个小人的自白。武三思一生干尽了坏事恶事,驱使他倒行逆施、怙(hù,凭借)恶不悛(quān,悔改)的,就是这篇不知羞的自白。
  其三,侯思止:甘做走狗乱咬人。侯思止,唐时雍州人,以卖饼为业,诡诈无赖。武则天时诬告之风兴起,侯思止趁机诬告恒州刺史裴贞谋反,结果裴贞被灭族。当时凡告密者授官五品,侯思止朝见时却要求做御史,武则天说:“卿不识字,哪能做御史呢!”侯思止厚颜无耻道:“獬豸(xiè zhì)何尝识字,但能触邪耳。”獬豸,传说中的独角兽,能辨别好人坏人,见了坏人就用角去顶刺。侯思止自比獬豸,就是表示愿做武则天的忠实走狗,唯命是从去咬人。武则天大喜,授予侯思止朝散大夫、侍御史;次日又赏他一座被抄没的豪宅,他却拒绝道“臣恶反逆之人,不愿居其宅”,武则天更喜。此后侯思止果然如疯狗般胡乱咬人,冤杀上千人,时人谓“遇来(来俊臣)、侯必死”。
  其四,主父偃:骄横跋扈赌富贵。汉武帝即位后,吸取景帝时“七国之乱”教训,欲削弱诸侯国势力,但苦无良策。元朔元年(公元前128年)十二月,临淄人主父偃上书“推恩令”,即把诸侯王封地再一块一块分封给他们的子孙,使诸侯国越来越小,名存实亡,解除对中央政府的威胁。武帝大喜,任用主父偃为中大夫,一年四升迁,主管“推恩”之事。众臣畏惧主父偃权势,贿赂上千金,有人劝告:“你太骄横!”他却回答:“吾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耳!”这番话分明是赌徒狂言,寓意我不能享尽天下富贵,食尽天下美味,那就让天下人把我烹食了吧!果然,他使用查证隐私的手段胁迫诸侯王,先后逼死燕王、齐王,连灭燕、齐二国。赵王眼看要搞到自己头上,就举报他受贿贪赃,武帝也觉得主父偃太过分了,就诛杀了他,灭三族。主父偃真的被“五鼎烹”了!
  这些小人们的“小人之言”,可以用“四无”概括:无天理、无道义、无羞耻、无人性!然而人世间确实存在这样的小人,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小人之言藏祸心
http://www.suibiyiji.com/zawen/1971.html